2050.html 厌倦剧情的电影——《湖畔公路》导演唐棣访谈【唐棣专题】-文学讲堂-河北省作家协会官方网站
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讲堂
厌倦剧情的电影——《湖畔公路》导演唐棣访谈【唐棣专题】
发布时间:2009-06-23作者:当代艺术 关注度:[]来源:当代艺术

在唐棣的这部处女短片中,牵引和对符号的透视是他最成功的部分。他不按一般的叙述来说一件事,而像写诗,用意象和符号构成联系,故事的真相隐藏在这些联系的背后,它才是真正被还原的真实,而真实就是,作为旁观者角度的追踪与猜测,看起来确定,又那么不确定,它并非事实。在读者(毋宁说是读者而不是观众)眼里,自有各自不一的真实。这种真实在于消解特定的情节和人物特征,它是大众化的,是被勾勒出来的轮廓,是内心深处足以引起共鸣的感受的真实——又有什么能比内心的感受更为真实的呢?长镜头给了读者足够客观的选择余地。

                                                                                                                                                                                          ——诗人巫小茶

 


当代艺术:你的身份是作家,这一次拿起了摄像机拍摄自己的电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唐棣:作家不敢当,作者是我比较勇于承认的身份。拍摄的最大感受,其实不过是过程带来的延迟的兴奋而已。这是一个逐渐退出叙述的过程。从以前在文本中的“在场”身份,变作“第三者”身份、视角从向内的单一变成了多元向外,也就是对观者角度的考虑、文本的技艺置换成了镜头语言,等等,从无到有,逐渐体悟的东西让我兴奋。

当代艺术:能简单讲讲拍摄的过程吗?
唐棣:和很多电影一样的筹备,如果说的话也不过是重复:剧本、勘景、联络演员等。因为是短片和人员的一些缘故,拍摄投入的时间必须紧缩。后期上的功夫,大家看片就可知道一二。有趣的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无能,才不才华放一边。近冬,拍摄时的天气已经很冷。我们在湖边拍,风就更大。一些人感冒发烧就成了问题……这些都不说了。我想说“控制”令人头疼,这比以往我自以为是的“表达”还令人头疼。因为,大家不比文字,都是你摸不清的,后来这些看似抱怨的东西促使我学会了一些事情。这大概是其中的不一样。

当代艺术:音乐似乎在这部影片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是一种诗意与象征的需要,还是一种弥补剧情冗长的手段?
唐棣:音乐要感谢韩松落,虽然我在用他的作品仅仅在片尾,害得我听到他说:“就一个结尾时”内心有些惭愧。但我不得不承认是他音乐里的情绪带动了我在电影里故意的凝滞。我喜欢“凝滞”这词语,至于多次被提及的诗意啊象征啊冗长啊,我是很谨慎的,弥补更多的是针对失漏,说不清是谁要弥补谁吧?说回音乐,可以是他给出的节奏在最大程度上给了一个基础。在这基础上,我展现的是自由的,也是有自知的。

当代艺术:许多独立电影都会偏爱使用长镜头,对于你来说,是为了体现出这类电影的风格,还是一种表达上的需要?
唐棣:这大概是我个人一时的性格。我还不敢说什么风格。电影就是我向朋友们诉说性格的,如果你把“这种长长的期待”当朋友,那么请给我半个小时听我说。当然你也可以掉头走人,朋友有厚薄,电影有对应。我的这个片子也不能说是标准的长镜头吧。因为,它并不合乎理论。

当代艺术:你拍摄这部片子的态度,是用镜头而非言语来向观众诠释所想表达的情感。拒绝向观众解释作品的内容和含义,不担心会引起许多误读吗?
唐棣:感谢你提到误读。我记得艾柯对误读的理解很适用于我个人。我觉得我拿出个东西来不是框定什么的,我要的是旁敲侧击,声东击西。你以为这样,而我那样。但我知道,我做的不好。至少在《湖畔公路》这个片子上做得捉襟见肘。但请相信我会有举重若轻的时候。其实吧,解释作品有些无聊。对电影冥冥中也构成了破坏,什么都要解构,拆分,而我觉得某些时候需要建设。我举过一个例子是魔术的。成熟的观众是不会期待看到魔术揭秘的。因为,乐趣源自迷惑。他们会面对解释匆匆离去的。每当,我面对要我解释的人,场面都不免尴尬起来。可怕的是,他们满以为是我最好的观众了。

当代艺术:《湖畔公路》中有声音、动作、光影、画面,却几乎没有使用到语言这个工具,作为一个擅于利用语言作为表达载体的作家身份来说,令语言退到创作的幕后的初衷是什么?
唐棣:我不想在电影里说太多。我有个野心就是让一部分观众进入情绪,悠游于你所谓的诗意氛围。虽然,我知道这样的人占少数,但不影响我怀有这份期待。本来在电影开始有一句话的,后来删掉了,也是退出的表现。那句话是“你看到的,并不是我想表现的。”我想表现什么呢?也许并没有多么复杂,只是你走入后回过神来的一次恍悟?

当代艺术:采取黑白片式的呈现效果是否有为了弥补技术上不足的原因?
唐棣:有这个原因。假如,你来到现场的话,就会看到,我呈现的效果背后是多么可惜。这里景色的颜色美得不像话。还有就是我的一种固执,我的确更看重黑白的感觉。配合这片子,黑白倒是显得诗意浓浓了一些。大家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呢?可惜的事情很多。技术不足,器材上的不足,我临场想法的失误,等等,找不到弥补的东西更多。

当代艺术:你说小说是孤独的,但是做电影这回事却是热闹的,可以从你的作品隐约看出,你对孤独的事与情感也有一种偏向。但制作电影的过程必定会带着喧嚣,设想制作下一部需要更多人力与投入的作品,如何才能在闹腾与繁琐的拍摄过程中,保持影片所需要的氛围?
唐棣:这要设身处地的想才会说得出来。很难凭空想,再说我为什么要提前把自己扔到这么一个看似可怕的漩涡里去,对吧?电影的后期一般是我独立完成,你指的那种氛围我使劲想的话,还是能控制的。这个片的现场,其实对于我来说已说的上闹腾,因为都是朋友,没有办法。

当代艺术:和你的小说不同,《湖畔公路》并没有一个明确而戏剧的剧情,它更像是一句俳句、淡淡的、简洁的、若有若无的絮语。作为一个小说写作者来说,为什么选择这种没有过多情节的片段式描写的形式?
唐棣:我可以说厌倦剧情吗?我在这里,庆幸没有看到“故事”这个词。还有就是小说也不一定要有过多情节。你可以巴尔扎克,也可以罗伯格里耶、品钦,是吧?更可以调侃一点说,情节,情节,背后是纠缠,纠缠,设计、设计、听起来多么不实验、不独立啊。

当代艺术:与众多独立制造的电影粗糙的形式不同,《湖畔公路》有着非常精致的诗意、无论是画面结构、留白、声乐的搭配都显得非常唯美。你曾说过“仅仅追求文字的漂亮很容易,但思想内涵深刻是很难。”会不会觉得十分唯美的元素会减弱对深层思考的表达力度?
唐棣:首先,你的夸奖让我又有点惭愧了。我在开始前就这样预计:要精美,但这种美不会离开粗糙的底子。你可以看到,我在片中把一些看似失误的东西反复多次,比如,开头的镜头上摇是一顿一顿的等等。那段话是我对文字与影像的两种观点。小说极简,但这不意味着粗糙,就像电影上的唯美不一样空洞。这样的例子很多,我就觉得特吕弗的东西很唯美,还有一个更糙的电影《一个人和他的猪》,个人觉得它也存在着唯美的东西……

当代艺术:你对电影一直有很大的热忱,能说说你最欣赏的几位导演和他们的作品吗?在拍摄自己的作品时,是否会和他们有一些共通的元素?
唐棣:我的热忱大概表现在写了两三年电影评论上,每天持续看片,一天3部电影是我那些年的一种习惯。欣赏的导演有时列举起来很不舍。生怕落下哪个。特吕弗、埃里克侯麦、阿巴斯、盖里奇、布鲁诺·杜蒙、卡拉克斯,还有个匈牙利的导演乔治·巴勒菲,尤其是他的《百年癫狂》、小津安二郎、寺山修思、今村昌平、大岛渚等等这大概和很多人没什么分别。对了,还有台湾的侯孝贤,我喜欢他那种大拙。韩国的朴赞郁、洪尚秀……最后要说,这个名单将会没完没了,省略的部分,和我无知的原因错过的部分,想必数量惊人。

当代艺术:对于“作家电影”是怎么看待的?
唐棣:作家与电影连在一起,有点让我想起美女与作家连在一起。出于一种媒体归类。

当代艺术:接下来,还有拍摄新电影的计划吗?
唐棣:我目前主要精力还在小说上。至于,电影我只能说看缘分。缘分到了,我会全情投入。缘分不到,我会等。我就这么个人。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