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作家的使命是勾勒民族灵魂——对话《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发布时间:2009-09-03作者:刘璐曹静 关注度:[]来源:解放日报

        当前的文学界似乎弥漫着一种“轻松”的氛围。写书的,瞄准的题材或娱乐或消遣乃至身体写作;出书的,唯图一个“快”字,甚至20天就推出一套洋洋大观的读物。那么,当今的文学,还需不需要有责任、有担当的使命性作品?《解放日报》8月28日独家对话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对此问题逐一探讨。摘登如下。
        记者:您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是1993年出版的,可是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白鹿原)创作手记》才和读者见面。这姗姗来迟的背后有什么缘由? 
        陈忠实:其实《白鹿原》发表以后,反响比较大,当时就有不少出版社、杂志约我写自传,我都谢绝了。这可能和我对作家这个职业的个人“偏见”有关。我觉得作家的意义就是写作,写出来的作品能被读者接受、能完成较大范围内的交流,这就很好了。至于作家个人的生活经历,跟创作不能说没有关系,但是意义不大。
        记者:作家是用作品说话的,作品是作家的唯一身份。
        陈忠实:对,在作品之外,作家就不需要多说话了。包括我已经出版的60余种小说、散文、选本和文集,除了编辑要求,我很少写序言和后记。作品就让读者去看吧,文学圈内的作家、评论家,也任他们去审读。当时我还有一个心理,就是和我同时代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国家的经济困难和政治灾难,在农村,这种苦难可能更深重。我高中时的好多同学,吃的苦不比我少,有的写作能力也不比我差。但是没有人去找他们写自传,让他们把自己受的苦表达出来。为什么要找陈忠实写自传?无非就是因为我写了几篇小说嘛。
        记者:您的低调似乎是一贯的。《白鹿原》出版时,也没有做什么宣传。
        陈忠实:关于这本书,我心里觉得十分踏实的一点,就是整个出版过程没有炒作。《白鹿原》出版前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小说连播”中播出,很多人听到后都来询问这个小说什么时候能出。我就和《陕西日报》一个编辑说,你帮我给读者报告一个准确消息,告
诉他们这个小说什么时候出版。他很快拟了一个消息草稿出来。我看后坦率地说了自己的意见:第一,溢美之词一句也不要,因为在被读者的阅读印证之前,好话就是强加;第二,内容简介索性不提,因为很难概括,只说这部小说写的是l949年以前的乡村故事,就可以了;第三,作者耗时6年,不必强调,如果读者读不出兴趣,耗时l0年也是白搭,创作时间的长短不是作品质量的决定因素。我和他在书房里磨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写了百十来字的一个书讯,说明这个小说什么时候在《当代》连载,什么时候出书,通篇没有一句评论,仅仅就是把这个事情讲清楚,让读者知道这回事儿。在《陕西日报》上发表的百字消息,是《白鹿原》发表和出版前唯一一篇宣传文字。
        记者:那时候还没有“炒作”这个词。现在出一本书,宣传的手段就非常多,采访、签售、讲座……
        陈忠实:我觉得在今天,起码的宣传是必要的,因为现在的情况毕竟和上世纪九十年代不同了。现在的出版量太大,全国一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有l000多部,几乎每天3部长篇小说。你就是不吃不喝不睡,也看不完。所以.,若是不做必要的宣传,就很容易被淹没。况且这么多的书,读者也很难选择。有了必要的宣传,读者看到后感兴趣,才会买来读。
        记者:《白鹿原》问世后获得了极高评价,有人说《白鹿原》堪称一部民族史诗。
        陈忠实:写作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后来读者会如何评价。那些与我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活过的人,令我心生敬仰。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我当然和当代很多作家一样,也想用自己的笔勾勒出这个民族的灵魂。因为民族间最好、最深刻的交流手段,就是文学。文学作品所能达到的对一个民族的认识和理解,是其他任何历史的、政治的、经济的读物都难以相比的。
        然而,在当今,作为一个作家要做到心无旁骛,名利什么的都不成为创作的干扰和妨碍,确实很难。但是,难也得坚持。因为我们的民族需要一种清醒的思考。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