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图书

火高粱―成安1937

作者:李志刚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ISBN号:9787513902274 价格: 关注度:[] 出版时间:2013/2/1

发布时间:2013-10-15

评论:[0]

来源:河北作家网

邯郸青年作家李志刚小说《火高粱―成安1937》出版

  日前,由邯郸市青年作家李志刚创作的长篇小说《火高粱――成安1937》由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取材于1937年成安县军民英勇抗击日寇,并惨遭屠城的真实历史,全书共30万字,情节曲折,气势宏大,通过县长李修武、学生陈国良、警长吴栋梁、共产党平汉省委特派员钟汉生等人物的塑造,刻画出一幅气势磅礴的抗日图画。著名作家、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庆邦、徐坤对作品进行了推荐,称赞这是一部极具艺术张力和美感的文学作品。作家刘庆邦认为“这是一本让人热血沸腾的战争作品,浓重的硝烟味道遮蔽不了作者对人性的关注,亲情、爱情、友情、乡情洒落在杀气腾腾的文字中,给人一种残酷到极致的美感。”徐坤对该书的评语为:“我看中这本书喷薄的气势与粗犷的气质,更激赏作者对人性观察的细腻和考究。刀光剑影中洋溢着激情热血与侠气满腔。”

   内容简介:本书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事件。1973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节节逼近邯郸。冀南小城成安县面对日军铁蹄,全县各界开始积极备战,以一个“三里之郭”的小城迎击气势正旺的日军。面对轰然作响的战车,成安军民没有退缩,他们准备用血肉之躯迎击敌寇,守卫家园。战争的结果几乎没有悬念,日本人丢下了四百多具尸体,而成安人却遭到两次屠城,六千人死在惨绝人寰的屠杀中。阻击战虽然失败了,但在中国的抗战史上成安人却用热血和激情书写了浓重惨烈的一笔

  作者简介:李志刚,男,70后,河北邯郸成安人,河北省作家协会第九届合同制专业作家、邯郸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现任成安县民族宗教局局长。代表作:长篇小说《火高粱》;长篇悬疑小说“中国悬疑志”系列:《兰陵王墓》、《魏王疑冢》、《狄公魔陵》;长篇儿童小说《马小波罗》系列:《马小波罗玩转时空》(一套四本)、《马小波罗探险神秘世界》(一套十本);长篇儿童小说《少年提刑官》系列。作品曾获河北文艺振兴奖、河北省优秀科普作品奖、邯郸文艺振兴奖等奖项

(作品信息:《火高粱》;民主与建设出版社;I S B N : 9787513902274 ;2013年02月出版)

 

抵达历史记忆的人性书写——读李志刚《火高粱——成安1937》随感

郭连莹

    初冬时节,在阳光透过的窗前,走近一段烽火弥漫的历史,让人沉静、沉思。当我读罢李志刚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火高粱——成安•一九三七》(以下简称《火高粱》)的最后一页时,残阳如血。我知道,李志刚出版此书之际正是成安大屠杀75周年之时。远处,田里的棉花、玉米、高粱等农作物早已依次退场,颗粒归仓。而我的脑海里却是漫无边际的火红的高粱在血雨腥风中摇摆,在脚下这块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土地上,我记住了一个县城的名字——成安。如今,战争远去,生活安详,属于1937年成安历史记忆的实物在时光中渐渐消殒,难以寻踪。但李志刚的《火高粱》却抵达历史记忆深处,透过成安人对日寇的血性抗击,描绘了一幅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烽烟画卷,书写了一位作家的人性关注,读来荡气回肠。

    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不管文艺思潮如何激荡,我想,表现崇高、歌颂爱国主义及英雄主义应该是文艺创作永恒的主题。和平岁月,人们很容易忘记伤疤、疼痛和屈辱的历史。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知名历史学家钱穆在《国史大纲》中开宗明义,说一国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作为职业写作者,作为成安人,四十不惑的李志刚做到了。在本书的自序中,他深情地说:“我无意渲染在这次写作中自己多么地投入和亢奋,但我确实会整夜沉浸在1937年故乡成安紧张、混乱、充满血腥味道的氛围中,那些或真实或虚幻的战争场面会反复出现在我呈黑白单色的梦中。”    

  其实,李志刚没必要较这个劲,完全有权利选择自己轻车熟路的悬疑小说、儿童小说等畅销书创作,但他毅然决然地在写作上挑战自我、自寻艰难,“让自己在那个充满对抗和暴力的年代做一次精神冒险”。从中,我看到一个作家对家乡历史的温情、对先辈壮举的敬意;我看到一个作家的人格操守和神圣使命;我看到广袤的冀南平原上,遍野的高粱“红得让人血脉贲张、红得让人荡气回肠……”  

  做这样一次“精神冒险”是有其现实意义的。用李志刚自己的话就是:“无意延续仇恨,更无意扩散自己的主张或者某种主义……我害怕有人会忘记这段历史,害怕我们受尽屈辱的先人和曾经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奉献过鲜血与生命的军人们在地下为我们的冷漠和健忘寒心。”

    《火高粱》视角敏锐,将作家个体对历史、民族、家乡乃至文化的独特理解和思考,融入血与火的史实,以文学的笔触摇曳出引人入胜的叙事技巧和审美效果,拓展了现实主义小说的表现空间。作品开篇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切入,以这样的宏大事件为背景,日寇自北平攻关破城,节节南进,直逼成安。作品按照时间顺序叙事,插叙、倒叙手法交相介入,丰腴了故事、丰富了结构。小说情节跌宕多姿、节奏明快、层层推进,辅以悲壮惨烈的战场画面,故事情节因而扣人心弦、惊心动魄,使作品散发出艺术审美的感染力。文学需要创造力,我佩服李志刚对不同题材鸿篇巨制的文学驾驭能力;从他不同的作品里面,我看到了不同的作者“自己”。    

    李志刚用自己的语言状物、抒情、叙事,用自己的文本形式构筑“高粱”的顽强、悲壮与火红。作者笔下的历史记忆,像一幅粗犷、大气、苍凉的国画,他用自己的笔墨语言,不仅描绘出“画”中对象的外形,还兼有其精神。人物有精神,事件、高粱也有精神,直抵历史记忆的人性,给人以气韵生动的艺术感觉。    《火高粱》里以超然的人性观,刻画了成安保卫战中典型的人物形象,拯救着那块土地上的历史记忆。知名作家刘庆邦先生对此书的推荐语,可谓一语中的:“这是一部让人热血沸腾的战争作品,浓重的硝烟味道遮蔽不了作者对人性的关注,亲情、爱情、友情、乡情散落在杀气腾腾的文字中,给人一种残酷到极致的美感。”   

    作品的画面感十足,让人过目难忘;塑造的人物形象生动,个性鲜明。国难当头,正是有了吴栋梁这样不怕死的武官,有了李修武这样不爱财的文官,有了陈国良这样弃笔从戎的爱国学生,有了数以万计的以保家卫国为己任的士兵、民团、百姓队伍,成安才敢以一城之孤抵抗日军的进攻,才敢以5000多条生命的付出换取歼灭500多侵略日军的结果——如此壮举,足以名垂抗战史册。看一段作品中对吴警长的形象描写:“吴栋梁站在吊桥的中间,拔出了日本武士刀。月光下,刀锋如水,寒气凛凛。吴栋梁用冰冷的目光审视着士兵们,不知道出于什么,士兵们竟然安静了下来,他们搞不明白这个走路姿势有点奇怪的半跛子身上有什么法宝,竟然能让千军万马在瞬间变得无声无息。”英雄气概,跃然纸上。像这样的例子在书中俯拾皆是。而书中对日军进城后的描写,触目惊心,不经意间触动读者心底的柔软。一位失去妻子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一岁大的女儿惨遭屠杀,亲手溺死了孩子。“孩子睁开眼,她看到了父亲熟悉的脸庞。父亲赶紧挤出一丝笑,用额头顶住孩子的小脸。女儿笑了,艳丽如花。父亲惨叫一声把孩子扔进了水缸……”我读到此处时双眼湿润,不忍卒读。想起书中的内容:在成安的土地上,当日军头目羽仁次郎的头颅被砍下的一刹那,才意识到宁静平和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此外,秀娟、陈国良和赵洪亮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给悲壮的铁血搏杀场面涂抹了一层绚丽色彩,勾起读者无限的遐思与感叹。凄凉结局更是让人读来叹惋心痛。同时,“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等歌谣、诗词的反复吟咏,增添了全书的诗意及凄美意境。

    掩卷沉思,我领略到“本该在要津重镇才能体会到的顽强和不屈”。作者表现的“不是一县之力,而是这个国家,整个民族所蕴含的力量……”。“这些高粱就像是中国人的精神永远都不可能被灭绝!”李志刚在小说结尾处的话,掷地有声。    李志刚从故乡出发,又超越“故乡”。    

    莫言曾在自己的作品里面营造了“高密东北乡”,这既是他物理上的故乡,也是精神上的故乡,通过“故乡”表达一种超乎其上的情感。莫言的《檀香刑》出版后,他宣称要“大踏步地撤退”,撤退到从中国本土、古代和民间去寻找小说再生样式的状态里。李志刚就是在自己长篇儿童小说《马小波罗》系列成功之后,开始莫言式的“大踏步地撤退”,回到故乡回到家,寻找历史文化资源,以人性的光芒抒发一种家国情怀,让《火高粱》从故乡出发,又超越“故乡”,告诉人们:个人的命运是和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的。    

    我想,这是一种精神还乡,也是作家的一个精神通道。时下,当世俗逐利的欲望淹没了我们的精神家园,我们荒芜的精神变得无家可归时,我们需要诗意的追寻,需要追寻自我救赎的精神归途。    

    《火高粱》虽然是红色题材作品,但不枯燥;因为有了厚重的历史意义和文学性,也便多了可读性、多了审美的享受。我感觉这是一本写给男人看的书,从中你可以看到男人的血性与阳刚、责任与担当;刀光剑影中洋溢着激情热血与侠气满腔,足以吸引男性的目光。你看,我那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正坐在沙发上捧着《火高粱》看得津津有味……“小子,明年带你到成安看红高粱去!”我拍拍他的肩膀,郑重地说。

 

分享到:
上一篇:枥下集 下一篇:曾国藩做官头三年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