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5.html 打铁-图书-河北省作家协会官方网站
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图书

打铁

作者:李祝尧 出版社:方正出版社 ISBN号:9787517400325 价格:36元 关注度:[] 出版时间:2013/12/4

发布时间:2013-12-04

评论:[0]

来源:河北作家网

 

我为什么要写反腐小说《打铁》?

 

    最近,中纪委所属的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了我的长篇小说《打铁》。这是我写的最贴近生活的一部小说。

    不少人说我是“主旋律”作家,是因为我出版的11部长篇小说,多是写群众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如反映农村大包干的《村夫情》,反映农村商品经济发展的《枝叶情》,反映农村半个世纪变革的《世道》,反映国有企业从改革到改制的《破茧而飞》,反映在换届中跑官买官的《班子问题》,反映阻碍国企改革的《逆风而行》,反映借国企改制侵吞国有资产的《风入松》(又名《国家蛀虫》),反映疑心对家庭破坏的《“合理”出轨》、反映私营企业接班问题的《高富帅的烦恼》等。最近出版的《打铁》是我的第十一部长篇小说。

    这部长篇小说,以十八大之后走马上任的市委书记为引子,铺陈出一条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大力反腐肃贪的主线,开门见山,环环相扣,对群众反应强烈的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吃空饷、买官卖官、迷恋情色等腐败现象进行了有机梳理、整合与治理,塑造了一个一心为民、以实际行动落实十八大精神,切实反对腐败、转变工作作风、营造廉洁政治氛围与良好社会风气的年轻党员干部形象,全景式描写了我们党自我锤炼、自我纯洁、自我完善、打铁成钢的过程。意在歌颂那些不怕困难、不畏艰险、不折不挠地领导群众跟腐败现象做斗争的党员干部,揭露并鞭挞腐败的丑恶现象,鼓励那些犯错误的党员干部勇于正视自己的错误,主动洗澡治病。

    我之所以要写一部这样贴近生活的长篇小说,是我这位有着54年党龄的老作家责任感的驱使。我是1958年6月参加工作,半年后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只有19岁。在我工作的42年中,在党委机关工作了整整30年。当过公社书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1992年弃政从文,调到地(市)文联从事文学创作。我亲历了机关作风的变化:20世纪60年代初,我给12级的县委书记当秘书,那时下乡都是骑自行车;1966年5月,27岁的我当了公社书记,下乡吃住在社员家,帮社员担水扫院子,生产队积肥光脚下去踩猪圈。1982年我到衡水市委工作时,第一次下乡是骑自行车驮着铺盖去的,晚上住在公社机关。不料这个公社的领导每天晚上都回家,那天晚上因我没回机关,他们只好留下来在机关陪我。我说:“我下乡带着行李是一种习惯,不愿来回跑,你们不必陪我。”第二天晚上,公社的人就全回家了。如果不是我有下乡的经验,主动找一家社员吃饭,那天晚上就要挨饿了。从此,我看到了在市里工作与在县里工作的不同。

    再说领导干部用车。上世纪70年代,我在冀县县委工作时,整个县委、县政府只有一辆北京吉普,多用于领导外地开会,领导下乡依然是骑自行车。1982年衡水市刚建市时是副厅级,市委、市政府总共才有三辆小车:一辆二代上海是专为书记、市长用的,另外两辆北京吉普供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下乡用。随着经济的发展,不仅市级领导都配了专车,中层领导也有了工作用车;再后来,各乡镇领导也有了小车,市直机关副职们也有了车坐;再后来市直和乡镇的一把手都有了专车,不仅开会、下乡、出差用,就是上下班也车接车送,有的还接送子女上学放学,全家都用,简直成了私家车。

    再说给领导送礼,也在迅速升级。上世纪80年代初,根本不兴给领导送礼。到了90年代,只是过年时送两瓶酒或一条烟。这只是一种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并没有什么目的。后来发展到请领导吃饭;再后来就是投其所好送些能讨好领导的高档物品了。进入新世纪,已经发展到“没钱办不了事”,为办事只好送钱、送银行卡,行贿受贿逐渐泛滥起来。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官场用人的腐败也越来越严重起来。不仅官太太们拿着工资不上班,坐在家里吃空饷,一些地市领导的子女也坐上了直升飞机,三五年就莫名其妙地从一般干部提到了正处的岗位上。在后来的换届中,有人竟然公开请客送礼,毫不遮掩地为自己拉选票;有的竟不惜血本地花大钱跑官买官。对此群众痛恨至极,但敢怒不敢言。

    我痛恨腐败,在机关感到自己不入群了,只好离开官场,去文联埋头创作。

    在党的十八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响亮地提出:“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全党必须警醒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十八大吹响了反腐败的号角,不久便出台了“八项规定”、“六条禁令”等具体措施。这些使我看到了中央惩治腐败的决心,让我看到了风清政廉的希望。于是,下决心写一部反映贯彻十八大精神,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开展反腐斗争的长篇小说。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一些朋友。有的为我拍案叫好,鼓励支持我;也有人关切地告诫我:“写这样的东西会得罪人的。你在官场那么多朋友,不怕得罪他们吗?如果有人怀恨在心,给你找麻烦怎么办?还是少惹是非吧。”我曾经犹豫过。自己毕竟74岁了,何必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然而,党的十八精神已经在我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一个老党员的责任感在激励我,不写实在不忍啊。于是,开始了一些准备。我把写作大纲分别发给了三个出版社的朋友,征求他们的意见。有的明确表态说,“这样敏感的题材我们不敢出。”有的却说我的这部小说是“图解政策”。出版社朋友的冷漠并没有动摇我创作这部小说的决心,反倒提醒我要避免的问题。为防止概念化地图解政策和人物的脸谱化,我决定把书中的一号人物——新任蓝湖市委书记杨一凡放在矛盾的旋涡中来写,不仅写了他抓反腐败斗争的决心,也写了他在处理亲情和面对困难时的犹豫,以及被误会时的苦恼,被冤枉时的沮丧和动摇;不仅写了反腐败斗争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也写了腐败问题的反复及其根源;不仅写了常务副市长楚九河和临河县委书记陈奇骏等个别贪官的侥幸心理和负隅顽抗,也写了勇于检讨错误的市长柴文博和临河县县长袁立军。对贪腐分子楚九河,我也没把他当成坏人写,而是把他写成了一个由优秀分子逐步蜕变的典型。这些人物在现实中都有着普遍的代表性。为了写好这部长篇小说,我不仅调动了我的全部生活,还在网上搜集了十八大以来的许多反腐素材。经过三个月的准备和酝酿,我觉得构思已经成熟,便动笔了。我是带着感情写的,稿子写得很顺利,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写成了这部20万字的长篇小说。

    稿子写完后,我先发给了几个在政界、媒体和文学界工作的朋友征求意见。他们反应还不错。中央直属机关党建研究会顾问、中央办公厅电子科技学院原党委书记张锡杰说:“《打铁》通过个性鲜明的人物、感人的情节,告诉我们一个浅显而深刻的道理:‘打铁靠的是本身硬’。腐败问题在一些地方和领域虽已成痼疾、积重难返,但有了“本身硬”的市委书记杨一凡和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坚持不懈地抓党中央‘八项规定’的落实,就能把反腐败斗争不断引向深入。小说使我们嗅到了关注现实、针砭时弊的新鲜气息。”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深圳《晶报》总编辑胡洪侠认为,“《打铁》是一部长篇小说,更是一部反腐教材。语言朴实无华,字里行间却蕴藏着惊涛骇浪。故事本身拥有力量,而激荡出这力量的,是雾一般的现实与铁一般的真实。小说名为‘打铁’,更像一面‘铜镜’,可以从中照出自己的不同和不同的自己。”《文艺报》理论部主任、编审、文学博士熊元义认为,“《打铁》是一部直面现实的力作。小说擂响了时代奋进的锣鼓,正面描写了蓝湖市委书记杨一凡带领蓝湖市委与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斗争及其艰难曲折的过程,刻画了在这场斗争中不同人群的心态,昭告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一真理。作品惊心动魄、扣人心弦。”湖北今古传奇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执行主编毛爱红认为,“《打铁》题材紧扣时代脉搏,视角新颖独特,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栩栩如生。巧借几个典型事例,讴歌了‘打虎英雄’杨一凡,奏响了一曲‘打铁成钢’的主旋律,实乃林林总总官场小说中之奇葩,堪称一部贯彻十八大精神的反腐力作!”

    朋友们的褒奖和鼓励给了我信心。我又认真改了一遍,把稿子发给了中纪委所属的中国方正出版社。该社负责选题和发行的李惠君同志回复我说:“您的稿子拜读过了,真的不错。把当前反腐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基本点到了。”同时告诉我,“稿子已经转到主管社领导那里了,由王子君作为这部小说的责任编辑。”

    我在网上了解到,王子君是一位知名作家,曾在人民日报《时代潮》杂志当过编辑部主任,在《中国观察》杂志做副总编辑。已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散文集和纪实文学,还拍过三部电影、电视剧。如此著名的作家担任我这部长篇小说的责编,实在太荣幸了。

    我把稿子发走一周之后,王子君老师就在QQ上给我留言:“小说以杨一凡在十八大之后走马上任蓝湖市委书记为引子,铺陈出一条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力反腐肃贪的线索,开门见山,环环相扣,对于一段时期以来群众反应强烈的腐败问题如吃喝风、公车私用、吃空饷、情色腐败等现象进行了有机梳理、整合与治理,塑造了一个一心为民、以实际行动落实党中央精神,切实反对腐败、转变工作作风、营造廉洁政治氛围与良好社会风气的市委书记杨一凡的形象,很是耐人寻味。从题材上,小说切合当前反腐形式需要,且有可读性,有出版的价值。”她告诉我,“稿子是三位编辑同时看的,大家商量之后提出了一些具体修改意见。”

    我出版过10部长篇小说,没有一个出版社对我的稿子如此器重,也没有一个责编让我改过稿子,这让我非常感动。我特别尊重们们提出的意见。为了集思广义,我把这些意见拿给我的好友、《衡水日报》资深编辑李晓岚和衡水学院文学博士高永教授看,跟他俩讨论了修改的具体方案。然后便昼夜兼程,以每天工作8小时的工作量、用8天时间,将书稿认真修改了一遍。按着责编的建议删去了一章,还增加了两万五千字的内容。

    稿子刚修改完,党中央就召开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决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用一年左右时间,在全党自上而下分批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目前,第一批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单位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即查找问题、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阶段。如果这部作品能对正在开展的教育实践活动起到一点作用,我也算为贯彻十八大精神贡献了一份力量。

分享到:
上一篇:神医扁鹊 下一篇:情系大地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