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小说
李永生:毒药【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5-03-18作者:本站关注度:[]来源:本站

 

水娟是涞阳大土匪马三鞭的压寨夫人。马三鞭十三岁上山当土匪,先是给匪首牛老大当跟班,牛老大见他机灵,便有意一步步点拨他。后来牛老大被官府捉住砍了头,马三鞭便被众匪拥戴成匪首。
马三鞭当上匪首的第二年,手下给他抢来了水娟。水娟穿一身葱芯绿裤褂,脸蛋也水葱儿似的娇嫩。见了马三鞭,她不哭不闹,竟一脸的平静。马三鞭走近水娟,摸她一把脸蛋,问:“你怎么不哭?”水娟说:“哭有什么用?”马三鞭说:“你有胆,你要是个爷们儿,一准成大器。”水娟说:“我要是爷们儿,早把你宰了!”马三鞭先是一愣,接着咧开大嘴笑了,说:“越是叫得欢的狗越不咬人。跟我过,没你亏吃。”水娟叹了口气。
马三鞭得了这么一位漂亮夫人,心气大爽,活儿便做得顺顺溜溜,一连启了好几个大票。马三鞭对水娟挺好,供她好吃好喝自不必说,还派两个小土匪专门到保定府为她买来绫罗绸缎。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水娟在山上过得快快乐乐,见不到半点愁容。这时一个小土匪对马三鞭说:“大哥,我总觉得夫人不对劲儿。”马三鞭说:“我也这么想。哪个女人愿意跟土匪过一辈子?可夫人却显得并不怎么嫌弃我,一准这里面有啥事儿。”马三鞭就多了些心事。
这天,马三鞭正喝闷酒,水娟走来说:“再下山,你给我弄包毒药。”马三鞭心里咯噔一下子,一口酒呛得他一溜咳嗽:“你……你寻死?”水娟扑哧一笑:“我年轻轻的干吗死呢?”马三鞭把眼珠子瞪得溜圆:“那你要毒药干啥?”水娟说:“我觉得干土匪最终不会有好果子吃,肯定是死路一条,我藏包毒药,万一将来官府抓住我,我就把毒药拿给他们看,说我是被你们抓来的,一直找机会想弄死你们,这样就能证明我和你们不是一路,官府就会放过我。”马三鞭起身围着水娟转了一圈,接着落座低头不语,好半天才“啪”地一弹脑门,朝水娟一伸大拇指:“夫人真高明,连这么邪的招儿都想出来了。好吧,我给你弄一包。”
几天后,马三鞭把一包白色的粉末交给水娟,说:“砒霜,小心收好。”水娟走后,马三鞭嘿嘿一笑,目光竟有些阴冷。自此后,马三鞭就显得心神不定。过了好多天,他忽然叫来水娟问道:“你那毒药呢?我瞧瞧!”水娟就拿来药。马三鞭先是仔细看看纸包,见自己做的记号没变,就又问:“你到底用这干啥?”水娟把眉毛一挑:“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用它给自己留后路。”马三鞭死盯着水娟双眼:“不是为了毒死我?”水娟说:“原来你这样想,我说咋看你这几天像有啥心事哩!”水娟叹口气:“其实,我也不愿跟你个土匪,可没法子,你坏了我身子,谁还娶我!与其愁眉苦脸哭哭啼啼,还不如糊里糊涂地活着。”马三鞭长出一口气,说:“你真那么想?”水娟说:“真的。”马三鞭说:“这么想就对了!女人这一辈子图啥?还不是为了穿好吃好!这些我都给你,你现在过得比县太爷的老婆都舒坦。”说着,把那包砒霜扔到院子里,“我怕你害我,给你的是假药……明儿个我给你弄包真砒霜。”没过几天,马三鞭果真又交给水娟一包药粉。
涞阳知县一直把马三鞭他们当成肉中刺,一心要除匪患,怎奈县衙只有十几名捕快,人手不足,对付几个小毛贼尚可,但对付大股土匪就力不从心了。近来,马三鞭他们活动越来越猖獗,涞阳知县只好将匪情呈报给保定府,知府便发来三百官兵。官府这次行动极为保密,三百官兵都没穿军服,打扮成百姓模样分散进入涞阳城,在县衙集中后,选半夜时分行动。官兵不点火把,摸黑爬山,马蹄裹上棉布,连刀枪都用布包裹,怕月亮反光。官兵快到山顶了,放哨的土匪方发觉,忙敲锣报警,待马三鞭他们从炕上爬起来时,官兵已将山寨围了个水泄不通,马三鞭匪众全部被擒。
官兵绑了马三鞭,接着就要绑水娟。水娟捋捋眼前的刘海儿,镇静地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被他们抢来的。”带兵的千总拧了下她的屁股,不怀好意地说:“想活命还不容易!巴结巴结我不就行了,还用得着费劲编瞎话。”水娟说:“我没骗你们,我有物证。”官兵押着她取来那包药粉。水娟说:“这是砒霜,我偷偷藏的。我早想毒死这帮土匪。”千总将信将疑,将药粉倒进水里,硬给一个土匪灌进嘴里。好半天,却不见动静。水娟傻了眼,望着马三鞭直发呆。马三鞭说:“这包还是假的。你那么漂亮,我死了,留下你给谁睡?我要你陪我一块死。”
水娟一听,“哇”地哭了,她用手一指马三鞭:“你好狠啊!我为自己么?我是舍不得肚子里咱们的孩子啊!”
马三鞭脑袋“嗡”地一声,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分享到:
上一篇:李永生:情书 下一篇:周月霞:红姐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