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7.html 人文情怀与哲学境界-文学讲堂-河北省作家协会官方网站
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讲堂
人文情怀与哲学境界
发布时间:2015-06-30作者:李一鸣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人文情怀与哲学境界

李一鸣

(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文学博士、评论家)

 

到了河北,马上就感受到一种豪放的、质朴的、峻洁的河北文化扑面而来想到历史上的很多河北他们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的就不说了,现代的,仅仅是在我们鲁迅文学院的前身——中央文学研究所学习过的,众多名家,彪炳星空,像梁斌徐光耀等等,他们都曾经在中央文学研究所学习过。梁斌的《红旗谱徐光耀的《小兵张嘎,以及他们很多同学的电影、电视文学剧本,像《甲午风云》《狼牙山五壮士》《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等等,都是在鲁院学习的时候构思或创作的。

一个地方的文化,从整体上来讲,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同时,又有着个地方鲜明的烙印。燕赵风骨、大地风情,浩莽深厚的河北大地,这个地方的人,他们的精神品格是源远流长的无论过了多久,这种地域品格依然存在。

我感觉中国当代文学中,有这样几个地方是不可忽视,不可替代不可限量的。像陕西为代表的秦汉文化文学,像河为代表的中原文化文学,像河北的燕赵文化文学,像山东的齐鲁文化文学,是须臾不可忽视的。他们一个共同的优点,叫厚重。空灵固然风雅,厚重更受尊重。

传统文化给予了我们什么呢?我感觉用两个字来讲的话,就是情怀。

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有人说是技巧圆熟的技巧当然是必要的。但即便有技巧的作品,也是发自情怀的。

一个诗人,路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灵机一动,情上心来,写了一你/中国的拇指竖在这里

诗人将纪念碑和这个民族联系了起来,路过纪念碑,想到英雄用他们的血肉凝成了这样一个纪念碑。技巧好,但它更多的反映的是一种情怀。

有一首诗叫《我愿意和高个子在一起》:

我愿意和高个子在一起/和高个子在一起/我不会驼背!”

这是一种技巧,也是一种情怀。中华民族那种向上的、不甘落后的、不甘屈服的一种情怀跃然纸上。

有一句诗好大一只气球啊/经不起一根针尖的批评

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一种智慧的情怀。

曾穿着妈妈做的布鞋,走在长安街上。我突然感到,妈妈也是诗人。我写道:妈妈一针一线写成/被我发表在长安街上

鲁若迪基写过一首诗叫《凉山》:

小凉山很小/只有我的眼睛那么大/我闭上眼/它就天黑了//小凉山很小/只有我的声音那么大/刚好可以翻过山/应答母亲的呼唤//小凉山很小/只有针眼那么大/我的诗常常穿过它/缝补一件件母亲的衣裳//小凉山很小/只有我的拇指那么大/在外的时候/我总是把它竖在别人的眼前……

座山,是和文化联系起来的,和地理联系起来的,和中国传统联系起来的。不仅母子情怀,这个母亲也不仅仅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它的背后是一个大中华。中华文化给予我们的,从基因里就存在。

当然,劣根性也是很难改变的。传统文化中的劣根性你一出生就有的,就伴随着你的血液流淌。

传统文化给予了我们什么?

给予了我们一种天情怀,也给予了我们难以改变的劣根性。

传统文化,给予了我们多大的情怀我们需要用心体会。

孔子思想,大约用三句话可以概括。第一句为仁者爱人”,爱的情怀,贯穿了儒家思想;第二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一种不忍人之心,满怀推己及人的情怀第三句“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是一种仁的情怀

如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是一名作家,和我们大家是一样的人,那么我们有没有他这样的情怀胸襟和对人类的悲悯?一个贯穿始终这样的情怀一直流传至今。

如谭嗣同,“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有之,请自嗣同始”。这是一种情怀,这颗头就是一颗种子,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为的就是开出自由的花。镜破不改光,镜子破了,每一碎片,反射太阳芒;兰死不改香,兰花死了,其犹存

只有血管里流淌着忧天下的情怀,笔管才能流淌出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怀。

无论革命家思想家军事家,无不具有人文情怀如毛泽东,无论写诗、作文、书法,无不透着大气象、大气魄、大气度。

如曼德拉,白人将他投入监狱,最美好的年华在监狱度过,出狱时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走向通往自由的大门时,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伤和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当选总统,把黑人、白人都当人来看,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爱戴。

事实证明:任何伟大的作品背后必然会蕴含着伟大的人文情怀。111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在其作品中无不闪耀着高贵的思想纯真的人文情怀悲悯的光芒。

作家要有第三只眼,来透视生活,来俯瞰人生,来观察世界。应该一般的人更加深刻、更加深入、更加深微更加深切作家眼里,一切都被赋予不一样的感受和理解

就像我们到山谷里去,看到那么美的花,它并不因为有人来才开,人不来就不开而是自然而然地开放。是人赋予它一种人的精神观照。在一朵花上见人生,一朵花上见世界。我们看自然是这样,我们看物象也是这样。如同尿壶它同茶杯是一样的材质,烧制过程,仅仅是作为尿壶来使用,被人赋予一个命名,赋予了那样一个功能,才被低看。我们是否也有过被误解、受委屈的时候?我们是否也有过如尿壶一样的人生?

我们作家就是在一些平常的事物身上,看到人生的不易、不凡、不平。一个作家甚至可以面对一只破鞋子,大发感慨。事实上,我们确实可以感慨在这只破鞋上,凝结着人生故事。这只鞋谁做的?曾穿在谁的脚上?为什么破了?另一只哪儿?一只破鞋,一段人生。

对于创作来讲,理想主义、人文主义、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的缺失,就导致缺乏对人类、宇宙、自然的追问和探求。而对作家来说,理想主义、人文主义、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的缺乏,更是致命的。

更为重要的是哲学境界

法国著名作家加缪曾说过一句话:“任何小说都是形象化了的哲学”“哲学是洞见,是认识论、方法论是世界观和情怀。这里哲学不是图解概念,不是我要这篇文章中表达一个哲理,而是一种观察,一种体味,一种包容,一种浸润现在我们之所以常常缺少这样的哲学意涵,就是因为我们常常生活在具体的、琐碎的世界中缺乏问世界世界、认识世界、回答世界的能力。要解决这个问题,要看天空我们看天的时候,会知道人类的渺小,会反观人类会感到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地球、我们人类太渺小了。如果站在这样的视角,反观人类,或许会有不同的发现。

说到哲学,人们往往就想到知识条文和框框套套。其实哲学就存在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偶然与必然。世界就是多的偶然织成一个必然。人生就是这一连串的偶然组成,最后导致了一个必然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哲学其实就是:关系、运动、矛盾。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是谁?这些问题,是有很多回答的。

从产房里来,到太平间去,我们是病人。

从大地来,到大地去,是成长的人。

在整个时光中,在无限的空间中,人多么渺小啊。走入具体却无法走出。

    写作固然需要心态。

一桩事情是不是存在,关键在于坐下来,一行一行地写下去,勤奋地写下去,这件事就存在了。稍有犹豫,懒惰,这件事就不可能存在了。王安忆就是不让自己停顿下来,哪怕是坐在飞机上,也要写。哪怕是在开会的间隙,也要写。写作就是劳动,跟农民种地、工人做工是一样的。就是不停地写。写了长的写短的,写了小说写散文。

刘庆邦说:“是硬道理。”只有在不断地写作中,才会有突破。整天想着突破而不动手,是不行的。创作的心态特别重要,不要急于写作和发表,而是要安静地写作,反复地修改。

写作固然需要创建自己的园地。

园地,首先可能是适合自己的体裁;可能是自己独有的文学地理,成长、生活、习惯等等成为我们作品的质地、标签、商标是情感的触发点。最熟悉的、最能诱发灵感的地方,是作品的指纹。

技巧、勤奋、园地都很重要,但缺乏了人文情怀不行,没有哲学境界更不行

人道、人性、人情,都是人文情怀。人文就是人能够成为人的内在要求,人的精神内涵。把生物的人化成精神的人还原为本质的人。

人文的三层次:第一层次是掌握人文知识,第二层次是把握人文的方向,第三层次是秉持人文的精神。

重塑人的形象,让内心充满力量,一切以人为本质。

人文素质是一切人的内在、外在中最重要、最根本的。

人的生命是有度的,也是有宽度的,同时也是有深度的,那就是人文精神。文学就是实现人文的追求过程,必须以滋养人的精神、促进人的发展为目标,也必须让作家具有对社会的把握、对人类的慈悲情怀、对自然的深入体察。

只有对世界、宇宙、生命、自然展开思考,是产生伟大的作品的开始。

哲学,关涉世界观,整个世界、对自然、社会、人本身的独立的看法。创作,就是要考虑到独立性的问题,独立地、自由地去写作。

鲁迅深受尼采哲学影响,在哲学追求上,鲁迅是立人、塑人、造人郭沫若受到克罗齐哲思浸润艺术即直觉,直觉即表现;茅盾深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沐浴;巴金受到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熏染;老舍与英国哲学文学有深厚渊源;曹禺受到东、西方哲学广泛的影响冰心的哲学是美的哲学、爱的哲学,基督教教义、泰戈尔的哲学对她的影响是巨大的。当代作家中,史铁生散文我与地坛中反映出来的哲学,人生就是一场荒诞的演出。人生是什么,命运是什么,人到底是在追求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死是一个不必着急、迟早会来的盛大的节日。张承志在作品中所呈现出来的哲学的忧郁,流淌着生生不息的对生命的关切。刘震云的作品,都是思考生活中的哲学道理。毕飞宇对哲学有着非同一般的研究与领悟。余华的哲学倾向大于历史倾向,许三观血记,十二次卖血,包含着一年十二个月。生活中充满着哲思、哲理、哲学。

用第三只眼看世界。看别人看不到的事物,看别人忽视了的东西。除掉平常,从日常中发现它的偶然性、必然性、复杂性。

    好作家大多是野生的。作家永远不要失了原始的诗性智慧。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