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河北文学院 >> 院刊在线
水面上的光亮
发布时间:2016-02-06作者:梅驿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有一段时间,我眼前老是晃动着一辆老旧的班车从一家企业开进开出的情景,这是几年前,我还在一家制药企业工作时,经常看到的一景。实际情况是,到后来,这家制药企业效益严重滑坡,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用来接送领导上下班的班车又恰好在这个时候坏到了半路上,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过三天后,一辆新租来的班车就代替了那辆旧班车,雄赳赳地开进了厂门。凭直觉,我觉得这是个小说,首先,从故事角度讲,稍微加点工,它就会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符合小说对故事的要求;再从表现空间来讲,班车就是个舞台呀,固定,封闭,而又来来往往、人聚人散,包含着丰富的不确定性,这正是作家可以大展身手的大好空间;最后从表情达意的角度讲,作为一个意象,班车能指的内涵很多。然而,当我雄心勃勃地要根据这几个片段去写小说的时候,我才失望地发现,仅凭这些,还远远写不出一个小说

我心目中的小说不是这样的

这几年,我偶尔还会回到我工作过的制药企业,跟以前的同事们聊聊天,大约因为我对这家制药企业的底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而我又彻彻底底脱离了这里,我以前的同事们对我毫无戒备,反而把我当成一个可以把他们的疾苦申诉出去的人,他们坐在我对面跟我聊,聊现在的国企就像一个机关,作风官僚,毫无章法,聊现在的高层管理者多么地飞扬跋扈,巧取豪夺,而他们作为最低层的工人,又是如何受尽压制而无力反抗,就像这些我之前并不知道一样。实际上,这些矛盾冲突、利益纠葛以致到最后的博弈和权衡,跟其他地方都是一样的。当然,这些也是客观存在的,却构不成我心目中的小说,我以为小说总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产生——小说离不开发现。我已经心不在焉了,我的同事还在愤愤地发着牢骚,你知道吗,我现在想,还不如让咱们厂停了呢!真的,我真想大罐上出点事,让这个车间停了!我惊讶地看着我这个一向以老实肯干而闻名的同事,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只听“吱——”地一声鸣叫,还没待我反应过来,我的同事已经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往生产区奔去了,他的姿势像是屁股后头被一群发了疯的蜜蜂追着,到了大罐旁,他开始调温度,调湿度,又旋开一个个的按钮……我定定神,迅速调动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确定那声尖利的“吱”声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警报,而是设备出现故障的一种提示,即使不处理,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后果,离他说的“大罐上出点事”还差得远。 

等他满头大汗地又一次坐在我身边时,我看到他眼里满是庆幸,完全是劫后余生的感觉。接着,他给下个工序打电话,那声调几乎是报喜,大罐没事,蒸发釜没事,压力表没事……我后来才明白,他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源自于一个工人对工厂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复杂,很微妙,既有对劳动的热爱和珍惜,也有对逝去青春的缅怀和不甘,他们把希望交付给了这里,这里却不能给他们希望,他们怨天尤人,他们骂骂咧咧,然而,他们却不能失去,他们是不能失去用劳动去诠释生命的权利的,他们承受不了,这是怎样一种感情呀,爱恨交集,百转千回。

当然,它仍然涉及身份,涉及尊严……当我用“劳动对于人生的意义”这个朴素的观点去理解我打算构建的这个小说世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一下子豁然开朗了,我带着这种欣喜的心情再一次去设想我小说世界里的厂房、设备、环境,我发现那条用以流淌料液的小水流忽然有了变化,当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时候,那条小水流开始闪闪发光——像什么呢?像……像金子河,对,像一条金子河! 

那一刻,我是那么感动,感动于汉语的伟大,是它赋予天底下一些普通事物以诗意、美和力量。

接着,我让那条金子河上生发了臭“味儿”,围绕着金子河和臭“味儿”,我让李冒、老郝、宋春风、刘艳霞等人物一个个出场……当我把这个小说敲完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很满足,不是这个小说有多好,而是我表达了自己想表达的,这是文字给予我的馈赠。说起来,这是我写的第三个工厂题材的中篇小说,离开工厂以后,我常常想起我在工厂的那些日子,我并不后悔我把我最好的十几年的时光扔在了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我是个笨人,现在想来,正是那些时光给了我理解社会的一点能力,给了我关照生活的一点能力,给了我认识小说的一点能力。小说打动人的地方在哪儿?如果让我以金子河作比,我会说,我愿意相信,小说打动人的地方,不是那条小水流多么辽阔、多么深邃、多么波涛汹涌,而是那条水流上那如梦如幻、那时隐时现、那熠熠生辉的光亮,那种光亮离不开太阳的照耀,也离不开我们清澈的眼睛,我愿意为此努力。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