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河北文学院 >> 院刊在线
我们从中认出自己
发布时间:2016-02-06作者:夜子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说实话,我最怕谈创作,就好比我暗恋着一个人,而我丝毫不知这个人是否会爱上我。如果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能应验,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我那赢得了世界却赢不到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真正的接触写作得从2004年说起,当时我在电视台负责一个文化栏目,自此采访和结识了一些从事文学艺术的人,在这里我就不说其中著名作家对我的影响,我只说其中五个和我身处一地的同龄人。他们有写诗作画的也有搞书法拉二胡的。我们因为志趣相投而一见如故,从此成为朋友。某个深夜,沉睡在我心底的文学梦苏醒了。我打开床头灯,也打开了掩藏已久的内心,静静地趴在床上,写下了一组诗。它的诞生,让我大吃一惊。第二天一早,我把上学时写过和发表过的作品打包封进箱底,它的稚嫩让我害羞。晚上我把那组诗拿给朋友,朋友说,我们从中认出自己。

那个阶段以及后来很长时期,我们六个人几乎同时迷上了创作,迷上疯狂购书,迷上贪婪阅读。在一本好书中我们认出自己可以我们换一种达观的态度看待自身的困境。业余时间我们用来交流读书感,以及交流自己的新作品。现在想来,我们其实是在无意识中形成了一个小沙龙。六个人会不约而同地去其中一个朋友家聚会,他租了一个小二楼,下面卖瓷器,上面是卧室兼书房。环境朴素而温馨,尤其是冬天,我们围炉夜话,像生活在童话世界。多少个深夜,世界归于一片寂静,我们还在那里亮着灯,聊得热火朝天,外面下着雪花。

当然,这些人都很个性,也很犀利,无论是对我们自己的作品还是对所读的书籍,常常为坚持的观点不同,争论的面红耳赤,甚至拍案而起。负责给我们泡茶的那位,有两次拍案拍碎了他自己珍爱的小茶杯,引来我们一片欢呼。正如你所料,这只能增加我们的友谊,而不是破坏。我们是有些偏激,也有些自负,但我们都很欣赏对方,我们的尖锐批评就是为了让对方的作品更有担当,都认为对方的才华应该配得上更高的期许。想来,也很可笑,当时的我们,正值年少轻狂,野心勃勃,我们希望自己像某个已故的大师那样,多少年后还有人愿意读我们的作品。记得当时我们有一句只有我们自己能够领会的戏言:我的世纪还没有到来。

很普通的牛皮纸日记本在我们之间来回传阅,上面是我们用灵魂写下的字。不投稿,不参加比赛,只在我们六个和另外的几个老师之间交流。我们自成一个小宇宙。保留这样的封闭,确实对我们有好处,避免了刚刚打开的内心被外界浮躁气息所侵染。心门一打开,发现有那么的东西要去表达。写作,无限靠近未知。欢天喜地的迎接未知,迎接那迷人的不确定性,使生命的流动过程变成突然而至的陶醉和幸福。我希望这样的生命就像太阳的一天,从升起到落下,沉淀着丰富的光芒。

实际上我是一个常常陷入悲观情绪的人,但一旦进入创作状态,内心就充盈着喜悦。我觉得灰烬后的希望就是我要的希望。它禁得住灰烬,还有什么不能禁的。是的,除去写诗,我又于2007年增加了写小说。我不想把诗和小说分开,它们本来就是一个。我认为真正的好小说就是诗。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诗意。诗和小说是我认知世界的两个触角,相对而言,诗是从我身上蹦下来的,它来时,只管接住就行。小说则需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也更有挑战性,我对它的兴趣与日俱新。一方面喜欢完稿后丰盈的喜悦,一方面也愿意接受面对下一个新小说的手足无措。

我爱着写作。写作保护了我的孤独,也使我享受了孤独。一直以来,我虽然常常一个人发呆,喝茶,看书,但我从来没有离开人,没有离开人群。因为,我在写。我看到,自己和他们时刻在一起。我们一起面对社会,一起面对人类的美好和困境。同时我越来越觉得把小说写好,就是一种担当。让更多的人在看到它时能有所触动,有所受益,是我努力的方向。毋庸置疑,写作可以积攒内心的力量。当身边有了一个写作的桌子,那么再面对外界不堪的人和事时,基本能从容应对。那张桌子已经让你认识了人生,人性的幽暗和光辉无处不在,人性的复杂构成了多彩的球体。多角度的去理解就会多一份宽容,多一份爱。爱所取得的胜利永远比仇恨更著名。

是的,写作让我们从中认出自己,让更多的人认出自己。我曾写过一个中篇《田园将芜》,后来有幸上了中国小说排行榜,不知我的一个亲戚是在哪里看到的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很高兴。有一天,父亲跟我要了去读。要知道,父亲是第一次读我的小说。我忐忑不安,好几天都怕听到父亲的反馈。父亲是一个认真的人,我暗暗庆幸,写这个小说的初衷,是源于一个朋友在饭局上讲述他自己的经历,多多少少,我有意多问了一些细节,比如,那时人们的生活情趣,以及秋末树上会有残留的果实吗等等。经过问询,确定后才敢写进去,生怕不着调。即便这样,我也知道自己有陌生的区域,所以就很忐忑的等待父亲的阅读。好在父亲没说,见了面也没提这事。只是后来,突然有一天他不经意地对我说,我在那个小说里看到了我自己。

当然不是职业,不是那个故事,而是故事背后的那些微妙,是不能举例说明的那种种不确定。什么也不用说,慢慢写,慢慢读,慢慢迎候文字中那个神秘的我们。这种感觉让我喜悦,也让我对生活保持着新鲜感和警惕。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