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河北文学院 >> 院刊在线
为了复活历史的“寻找”
发布时间:2016-02-06作者:封秋昌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读程雪莉报告文学《寻找平山团》

    程雪莉继《故国中山》之后,又推出了这部长达55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寻找平山团》(花山文艺出版社20158月出版),尽管我读得很粗,但仍然被感动了。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仿佛走进了70多年前的平山县,仿佛看见了平山的山,平山的水和“平山团”的子弟兵们;看见了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看见了聂荣臻、王震、贺龙;看见了医术高超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

但我没有想到,年轻文弱的女作家,会对这样的革命历史题材情有独钟;没有想到她有如此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文化责任感,甘愿用五年的时间四处奔波,辗转各地、翻山越岭坚持着细致的、认真的、一丝不苟的、较真儿的采访并翻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没想到她笔下的平山军民和“平山团”的子弟兵写得是这样真实、生动、感人。

  我认为,《寻找平山团》是一部有新意、有深度的报告文学,是河北报告文学创作的重要收获。

  首先,程雪莉通过该书的采访和写作,表达了一个新鲜而又十分重要的观点,这就是:历史不能忘记,但历史需要“寻找”。历史之所以需要“寻找”,因为虽然历史是曾经的真实存在,但又是极容易被“忘记”的。在一个炎热的夏日,程雪莉上洪子店延寿殿的山头,听二位僧人讲述延寿殿曾被日寇焚烧的劫难,她询问前来参观的中学生,竟然不知道“平山团”,也不知道该寺曾经的大火;作者还曾问过一些孩子,他们不知道193777日是什么日子;被誉为子弟兵母亲的戎冠秀,曾13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连续五届的全国人大代表,被评为100位对新中国建立有突出贡献者之一,可以说曾经享誉全国,但2011年春天,作者在石家庄中山路最繁华的路口询问了10个人,其中9人直接摇头说不知道戎冠秀,另外一个人说是不是一个世界冠军呢?在平山县街头,作者同样询问了10个人,只有两个上了点岁数的人知道戎冠秀。我还听说,有些商家觉得“9·18”是个吉利的数字,于是很多商家选择在这一天开业、剪彩、放鞭炮来庆贺!

  上述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历史是极容易被忘记的!所以,历史不能仅仅躺在档案馆里,历史需要复活,历史需要寻找,历史更需要代代相传。

  我们都知道一句名言,即“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习近平总书记“在南京大屠杀公祭仪式上的讲话”援引了这句话,后面又加了一句“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列宁曾指出:中国人都忘记了历史,中国人都背叛了中国,可悲,可耻,可怜!但有的网友说,我们忘记了许多历史,但因此就能说我们是“背叛”吗?问题的症结在于,你“背叛”的是什么?我理解“背叛”有两层含义,即行为上的背叛和精神上的背叛。“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主要指精神上的背叛。诚如程雪莉所写的:“大家忘记的戎冠秀,忘记的是那挪着小脚抬担架的母亲们,忘记的是挤出自己的奶水喂伤员的母亲们,忘记是搓麻绳腿上结满血痂的母亲们,更是忘记一种无私奉献精神,忘记一种伟大的民族精神”!这里我想强调一下:一个人在精神上的背叛,是很容易导致行为上对国家和民族的背叛的!

  因此,历史不能忘记,历史需要寻找和复活。但是,许多人忘记了历史,甚至无知地选择国耻日作为庆祝日,尤其是在日本对过去的罪行不进行反省,安倍政府强行通过所谓“安保法”的当今,程雪莉在该书中所表达的历史需要“寻找”的见解和观点,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其次,《寻找平山团》虽然写了“平山团”从建立到转战东西南北的英雄事迹,但程雪莉“寻找”的着眼点,却是以“平山团”为中心的边区军民的精神风貌。抗战开始前,平山县有25万人,其中有1200多人参加八路军,7万多人参军参战,日寇在平山制造了100多起惨案,杀死无辜平民14000余人,到抗战结束时,全县人口减少到19万。同样,“平山团”在屡次的战斗中伤亡也很严重,但“平山团”从不减员,比如王家川牺牲后,他的二弟自动以王家川的名字来顶替,问他为什么叫王家川,他回答说:俺村还有上百青年,他们都叫王家川,王家川是牺牲不完的!王家川的父亲开始不愿意让二儿子王三子顶替哥哥参加“平山团”,一夜未眠的他对三子说:“俺想通啦,国家不安宁,我们也别想过好日子……你是爹的儿子,哪个青年不是爹娘生养的,在这国破家亡的紧要关头,就得为国出力,传言说‘国难出忠臣’,咱们一家都当忠臣,三子你去吧!”多么真实的想法,多么朴素的语言,他说出了平山老百姓们的共同心声和愿望。而这,就是“平山团”永不减员的原因,于是才出现了“母亲送儿上战场,妻子送郎打东洋”的动人场景,也才有这样的歌词出现:“最后的一碗米,用来做军粮;最后的一尺布,用来缝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送到战场上……”

  “平山团”被誉为“铁的子弟兵”,但他们不发枪,不发衣服和鞋袜,比如,孩子兵吉子,牺牲时是光着脚的,他的愿望是捎信让娘给他做一双新鞋;1942年是大旱之年,军民以采树叶糊口,聂荣臻司令员下令:不要在村庄附近采摘树叶,宁可挨饿,也不要“与民争食”。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边区军民乐观坚定,与日寇浴血奋战,“平山团”的子弟兵都背着一双新鞋,平时不穿,留到上战场的时候才穿,为什么?按当地的风俗,人死后是不能光着脚的,穿着新鞋上战场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边区军民痛恨烧杀抢掠的日寇,但他们却解救收留并精心照顾一对日本孤儿,在将孤儿送交日方时,聂荣臻司令员写了一封信,其中写道:“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抚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就是以“平山团”为代表的边区军民的精神风貌和精神境界!如果进行一下概括,择其要有如下几种精神:一是舍小家为大家的民族意识和爱国精神;二是视死如归、不怕牺牲、前仆后继的献身精神;三是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精神;四是不畏艰难困苦、坚定乐观的精神;五是胸怀广阔、富有同情心的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

    因此,我们有理由说,以“平山团”为代表的岳北边区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抗日军民的缩影;“平山团”的精神,就是整个抗日军民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因此,《寻找平山团》的书写,就超越了作为个案的英雄团体而具有了全国性的普遍意义。

  再次,通过细节写人物,是这部报告文学的突出特点,也是它生动感人的原因之所在。《寻找平山团》分八个章节,但它不以叙述事件和过程为中心,而是以写人物为主,每章都写了若干个人物,往往通过一两个细节,就把人物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比如,王震旅长站在棺材上进行战前动员时说:要死我先死!聂荣臻司令员收养日本孤儿和“今不为例”的细节;陈文瑞给日本婴儿吃奶的细节;贺龙被壮汉撞到不恼怒反而哈哈大笑和不让房东加高厕所的细节(贺龙高大,厕所矮而窄,房东要加高,贺龙说:“我贺龙的腰不是铁的,能弯下来喲!”;白求恩大夫跪在炕上为伤员当“输液架”的细节;栗政通巧计抓“舌头”的细节;张大平的母亲晚年写回忆录舍不得用稿纸的细节,等等,都让人过目难忘。其中,聂荣臻、白求恩、栗再温、戎冠秀、贺龙写的最为鲜活饱满。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细节,大多都是通过细致的采访得到的第一手资料。

  见事不见人,是当今许多报告文学的通病和弊端,而在写人时,往往叙述有余而缺乏细节。这样报告文学,实际上只有报告而没有文学。而报告文学的细节,只有通过艰苦细致的实地采访才能获得。

  总之,我认为《寻找平山团》是一部有新意有深度的报告文学。但愿我们不要忘记“平山团”,不要忘记历史,让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精神发扬光大,代代相传!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