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散文
年给谁过
发布时间:2016-07-05作者:刘宝书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过年是孩子们的盛大节日。年,当然是要给孩子们过的。回想儿时的春节,承载着孩子们那么多的梦想和欲望。一进腊月,年味便一日胜似一日地浓烈起来,孩子们的心像长了草……最先吃到嘴里的是豆腐脑儿。一般人家都要做一模子豆腐,豆浆在锅里翻滚起来时,热气腾腾的清香勾出了满嘴的口水,点好卤水后大人先给孩子们盛上一碗,再撒点盐。豆腐脑儿的口味儿没有想象中的好,微苦,但毕竟是平常难得的稀罕吃头儿,就硬着头皮喝个肚儿圆。猪肉是只有到了过年才有的,也因此是限量的,要等到年三十下午才舍得下锅。口水快要咽干时锅里的肉也就煮出油了。最好吃的是叫作“丝丝肉儿”的精肉,口感好,没有肥肉的油腻,能够最大限度地大快朵颐,那才叫解馋!新衣服也是孩子们的期盼。大年初一天没亮母亲们便起床了,缀扣子、扦裤边,弄妥当后再塞进被窝里,捂热乎,单等孩子们醒来后穿上。也有心急的,有一年邻居家二蛋年前就早早把新棉鞋穿上了,脾气也莫名其妙地跟上来了,动不动就“想让我踹你一脚了!”脚抬得老高,做踢人状。“镶金牙哩自来笑,戴手表哩抹胳膊”式的显摆,大人会,小孩子也会。压岁钱不多,一两毛钱,长辈的一点心意。小孩子们的压岁钱往往经不住大孩子们的惦记,常常被哄了去,骗了去,夺了去。长大一岁是孩子们最大的梦想啊,想亲眼看着自己长大一岁,除夕夜跟着大人熬啊熬,等着辞旧迎新那一刻的降临,最后还是在沉睡中被大人们抱上炕。正月里的日子多彩而新奇,拜年、放炮、撞拐、踩高跷,还能看上小戏和武术表演。扎在一堆的孩子们又唱又跳,叽叽喳喳闹个不停。跟着大人串亲戚是最向往的,不仅可以吃好喝好,还能难得地登上席面,被礼遇一番。串亲戚给孩子们提供了看世界的机会,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呢。大人们也乐意带上孩子串亲戚,一来传承亲情,同时捎带着让孩子们解解馋。

穷苦的日子里大人们一声不吭地把穷苦咽进肚里,鼓着肚子也要想法给过年的孩子们创造一丁点儿的幸福和欢乐,哪怕只有一挂小鞭二尺红头绳儿呢。

等到日子好过了,当年的那群孩子们也老了。岁月的年轮投射在额头,是皱纹,也是紧箍咒。此刻我已是一个两鬓泛白的奔五男人了,一大家子共18口人,上有年逾古稀的父母,下有8个男女晚辈。晚辈中大侄女刚刚参加工作,有四个在校大学生,两个初中生,最小的一个侄女还在读小学六年级。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年,对我来说,其实就是给孩子和老人过的。

老实说,这些孩子不愁吃喝和穿戴,对过年的热情远不及当年的我们了。我像当年的父辈对待我们一样,尽力让孩子们享受过年。我夸张地赞美侄女和外甥女们的衣服是多么漂亮,儿子和侄子们穿上新衣服后是多么潇洒,领着他们到公园散步,做游戏,还开车带他们去四十公里外的滑雪场滑雪。压岁钱更是不能少了。我曾一厢情愿地把这个假期的主题定为亲情、阅读和健身,结果是孩子们一人一个笔记本电脑没日没夜地玩电子游戏,全然不顾你的感受。我心中不悦却也舍不得责怪他们。唉,过年哩!

父母为我们这个大家庭操劳了一辈子,他们只讲奉献不求回报。2013年春节前经不住妻子和儿子再三撺掇,我们一家三口时尚地在三亚过了一个假期,回来时大包小包地买了不少礼品,换来的是父母不自然的笑脸。疑惑之际还是弟弟揭开了谜底:老俩嫌你们一家三口没在家过年,搞单干呢!从此再也不敢在春节期间张罗外出了。老人们过一个年就少一个年了,儿孙辈的要多陪伴。

今年春节期间我以“留饭何须酒,乡情醉我心”为幌子,几次谢绝了县里同学朋友们聚一聚的美意,只想多陪陪老人和孩子。是啊,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年关要过就是享受过年的福分了。

正月初五是母亲的生日,也是我们一家三口离开父母返城的日子。望着母亲越来越佝偻的腰身,我挽起衣袖,亲自下厨做了两桌饭菜,一大家子聚在一起为老人隆重地过起了生日。长年生活在乡下,母亲又不识字儿,我们母子间表达爱的词汇是很吝啬的,“娘,我爱你”类的话语我始终说不出口,也害怕这样突兀的话语会令母亲尴尬,甚至会令母亲不知所措。好在孙辈们天生就没有这样的语境障碍,他们摆好生日蛋糕,关掉电灯,点燃生日蜡烛,簇拥在老人身边,一起拍着巴掌摇头晃脑地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一遍又一遍,唱了汉语再唱英语。我们哥仨还有妹妹,肃立在孩子们身后,打心里祝福母亲健康长寿。

饭后,我拾掇随身物品就要动身走了。母亲望着我,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这一走,咱家这个年就算过完了!”泪水瞬间充满了我的眼眶。

上班后,偶然的机会得知大学同学的父亲春节后因重度心衰住进了医院,便携夫人赶去看。老人此刻已经脱离危险,病房里还有老太太和两个儿子。听老太太说,春节前老爷子就觉出心脏不适,为了让孩子们过个安生年,就一直硬挺着,直到正月初十实在挺不住了才到医院治疗,抢救了两天两夜。

年啊,到底是给谁过呢?

过年,微信圈里也比往日活跃了许多,平日习惯潜水的也浮出水面。急匆匆地互道祝福后,大家玩起了抢红包游戏,红包的数量一下子比平时增加好几倍。一群不分老少的男女哄着、抢着,褒贬着红包的大小,比试着手气的好坏。新年却原来也可以这样过啊!又一个新事物。

人们在过年,还有很多东西也在过新年呢。且看,“天增岁月”天在过,“大地回春”地在过。挂宗谱、请祖宗,逝去的先人们在过;“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神仙们也没闲着。“五谷丰登”庄稼要过,“肥猪满圈”,就连猪也要过呢。还有农家院里停放的三马子,也在“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地信誓旦旦……

岁月的脚步一刻不停,生命的花环永不凋谢。在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在散发着幽微火药香的空气中,一切都舒展开来,活泛开来,有滋有味地沉浸在新春的幸福中去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