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吉葡乐儿童文学研讨会座谈实录
发布时间:2016-12-29作者: 关注度:[]来源:河北文学院

 

司敬雪:今天的吉葡乐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是我们今年召开的系列作家创作研讨会之一。之前召开过小说作家、散文作家的创作研讨会。首先我介绍一下在座领导和嘉宾:河北省作协副主席李延青,中国作家网主编、评论家刘秀娟,《儿童文学》主编、作家木马,儿童文学博士、山西太原学院教授崔昕平,评论家、河北师大教授刘绍本,河北省社科院文联所副所长郑恩兵,石家庄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院长、教授、评论家杨红莉,衡水市作协主席、诗人宋峻梁,作家吉葡乐。首先请李主席讲话。

李延青:河北文学院决定召开吉葡乐儿童文学作品研讨会,基于两个目的,一个是吉葡乐在河北的儿童文学作家的创作中取得了值得肯定的成绩,召开一个研讨会,把省内外专家请过来对她的创作成绩给予肯定,对于存在的不足,未来的方向通过“会诊”给她指出来,这样有利于她的创作能够有更长足的进步。另外一点,是想通过这次研讨会,对河北儿童文学创作发挥引导、促进作用。

关注儿童文学,也是省作协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的讲话精神的具体举措之一。习总书记的这个重要讲话,是当前文学艺术界工作的重要指导性文献。在讲话中,习总书记向文学艺术界的艺术工作者、文学家和艺术家提出几点要求。其中第二点要求“希望大家坚持服务人民,用积极的文艺歌颂人民”。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的目的是引导人民找到思想的源泉,力量的源泉,快乐的源泉。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提高阅读生活的能力,善于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影中看取光明。不做徘徊边缘的观望者,讥谗社会的抱怨者,无病呻吟的悲观者。不能成为鲁迅所说的‘咀嚼一己小小的悲欢,并视之为大世界’。要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鼓舞人们在黑暗面前不气馁,在困难面前不低头。用理性之光,正义之光、善良之光照亮生活。对人民深恶痛绝的消极腐败现象和丑恶现象应该坚持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真善美战胜假恶丑。让人民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这是总书记在谈文学的作用。

要开吉葡乐的儿童文学作品研讨会,我就对儿童文学想得多了一点,特别是对儿童文学的作用想的多了一点。我觉得进行儿童文学创作是一项十分伟大的事业,因为它所担负的东西可能要比我们创作成人文学还需要更高的境界,需要更加谨慎小心。写成人文学不管写得好与坏,读者是成人,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有辨识善恶是非的能力,不好可以不读。儿童文学则不然,受众是我们祖国的未来。当今大家除了关心房子、车子,最关心的就是孩子,对于孩子除了吃、穿、用,就是学习。他们上什么学校、读什么书,是家长特别关心的,也是舍得花钱的。这也是现在大部分纯文学刊物都低迷的时候,《儿童文学》仍然保持巨大发行量原因所在。人们对儿童读物、儿童文学对孩子的影响抱着一种期望,希望孩子从中有所收获。儿童文学确实对幼儿、少儿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对他们的身心健康、理想、性格等等的形成,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没有儿童文学的概念。小时候听到的都是老人讲的故事,到上学以后才接触到儿童文学的个别篇章,也是少的可怜,有些儿童读物是到大学以后才读的。比如《安徒生童话》《伊索寓言》等作品,在我们小时候应该读但没有读到。像《小兵张嘎》《鸡毛信》是在小学看到的连环画,不是原著。现在我们有能力为少儿、幼儿提供适应不同年龄心理需求的儿童文学,但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时代对儿童文学作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家应该有更高尚的责任感和担当意识!

这次研讨会,通过省内外专家对吉葡乐作品的“会诊”,希望对吉葡乐的创作有所帮助。也希望吉葡乐能树立一个更高的追求、更远大的理想,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谢谢大家!

司敬雪:李主席讲话强调了儿童文学的重要性,我听了很受启发。儿童文学我看得确实不够,不过也看过一些。记得作家曹文轩接受凤凰卫视的访谈,说过一句话:“儿童文学是给人生打底子的文学”。我觉得非常对。人过了十八岁成年以后思想基本成形了,再教育就很难了。关键的阶段是上幼儿园、小学的时候。在这个阶段把人生最最根本的东西输送给孩子,会影响孩子一生。我看了吉葡乐的作品很受感动。像《青乙救虹》,我觉得像成人礼似的,青乙到十几岁仍然是孩子,但是作品的最后青乙有一个转变,她有了责任的担当,不是光考虑自己。最后的结局很触动我。吉葡乐的作品,视野开阔,有本民族的东西,也在吸收外国的东西,挺不错的。吉葡乐在同年龄段河北儿童文学作家中,是比较优秀的代表。根据木马老师所说,在全国范围内也有一定的位置。确实值得我们关注。

吉葡乐来自衡水,是衡水市作协给我们输送的优秀青年作家。下面有请衡水市作协主席宋峻梁致辞。

宋峻梁:首先感谢省作协、文学院组织这次活动,感谢李主席、司院长提供这么好的平台,感谢各位老师远道赶来参加吉葡乐的研讨会,这是吉葡乐的荣幸,也是我们衡水作家的荣幸!

吉葡乐原名叫宋小燕,属于有点古灵精怪的女作家。她对于周围事物,对于文学作品有自己的见解,也非常锐敏。她最早从事诗歌创作,一开始就透露着质朴的感觉。她的文字里没有欲求,也谈不上修辞的复杂性,是一种天然的诗性。她个性很活泼,活泼里又沉着沉静。

2008年春天我跟小燕一起坐火车去张家口参加省作协举办的第一届青年诗会,在火车上我们一路聊天,忽然她眼睛贼亮地说:“宋老师我想起一句诗。”然后跟我一边想一边说:“一只跳蚤从一粒谷粒跳到另一个谷粒,一只蚂蚱从一个谷穗跳到另一个谷穗,一只袋鼠从一块稻田跳到另一块稻田。”我当时一听是非常开阔的意境,也非常有趣的场景。到诗会上轮到她发言,她很害羞:“我不会说,那我就读一首诗。”她把她在火车上想的这几句诗念了一遍,大家听了以后非常受打动,这个作品后来取名叫《跳》。她的作品透露出纯真童话气质,这样的灵感在她的头脑里源源不断。有一天她告诉我,自己取了一个笔名叫“吉葡乐”,因为她脑子里蹦出了奇怪的一句话“吉祥的葡萄快乐”。从此以后吉葡乐充满快乐的名字为大家所熟知,更为读者带来了快乐。 

成了吉葡乐的宋小燕,有着一如既往的淳朴。有一次去深圳,她坐车上老想哭,她没出过远门想回家。还有一次有个刊物想让她当编辑,她也不愿意去。我知道以后苦口婆心的劝说也不起作用。她的理由是只要在衡水熟悉的环境里一切都是正常的,她一离开心就乱了。我后来想了想,也许她的童话世界就需要一种有规律的运转,那些世俗的利益接在手上对她来说就像自然飘落的雪花。在吉葡乐的文学世界里,她始终是诗人的身份,她的童话文学作品其实加强了这个身份。诗人最幸福莫过于有属于自己的童话世界,吉葡乐找到芝麻开门的咒语。她一路找到了真实的、也是魔幻的童年。有人说诗人不同于其他人,因为他的童年没有结束。这句话也适合所有的作家,每个作家都有童年的情怀或者诗人的情怀。

吉葡乐的儿童文学创作及诗歌创作这些年成果丰硕,受到了各方的关注,也带动了衡水其他作者的创作热情,在衡水形成了儿童文学创作的小群体。有趣的是他们多是有着诗人的身份背景。通过这次研讨活动,我也期待并祝愿吉葡乐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也期待各位专家、学者对吉葡乐有更加丰富的解读,谢谢大家。

司敬雪:下面先请刘绍本老师发言。刘老师是河北德高望重的教育家和评论家,他多年一直关注儿童文学研究,对河北儿童文学作家的成长也付出过很多心血。

刘绍本:来到今天这个场合我很激动。省作协会议室特设“鲁、郭、茅、巴、老、曹”六位文学巨人的肖像,我们是在大师的关注目光里来研讨我们现在的创作。在他们的文学生涯当中对儿童文学同样也给予了关注。鲁迅先生笔下塑造的少年润土的形象给我们的心灵带来深刻的印痕。郭沫若、茅盾在创作成人文学之前,就曾经把国外的译本改写成给孩子们看的书。包括后来的巴、老、曹这些人也都关心儿童文学。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为了颗颗纯净而坚韧的心灵——读吉葡乐新作》。儿童文学的作者不管年长还是年幼,创作是为了给孩子看,主要阅读对象是少年儿童。儿童文学有特别明显的阶段性。儿童文学分成三大块,学前教育、童年文学、少年文学。吉葡乐的作品应该是属于童年文学。

吉葡乐作品艺术特点表现在以下三点:

一是告诉孩子们要关注自然,热爱自然。人和世界的关系不是我占有它,欺凌它。人是自然之子,人类应该在自然的怀抱里成长,这是儿童文学在塑造孩子心灵方面非常重要的作用。吉葡乐一直是这样做的,告诉孩子们我们是大地之子,要感恩环境的哺育和滋润,进而去建设我们美好家园,从小在孩子们心灵里种下这颗种子。吉葡乐的《月亮发芽了》里,月亮在星星蹦跳的屋子里发育成长,与其说是月亮还不如说是个孩子,他在成长、壮大,最后成长为一朵月亮花。告诉孩子生活多么美好,大自然都是我们的亲人和好朋友,长大了以后她还会去加害或破坏自然吗?

另一个特点是她强调人和人关系,让孩子认识一个和谐社会的重要性。让孩子们从玩过家家走进了家庭的生活,由认识昆虫和飞禽走兽认识了人类社会。人类社会本质上应该是团结、友爱、互助、合作,取长补短,共同发展。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们这个人性根本上的道理。吉葡乐的中篇童话《青乙救虹》中,青乙最后变成了一只鸟。我觉得让小读者读起来都能流眼泪。别人搭救青乙,她自己也拼命再去搭救别人,青乙救助了虹与公主,还红于虹,让红回到原来的五彩斑斓。告诉人们当今社会不应该像《红楼梦》里说的一个一个都像乌眼鸡似的,恨不得我坏了你的事,成全了我的事。我们在生活中是竞争的对象,但又是合作的伙伴。不应该谁消灭了谁,而是要共同携手建设美丽家园。在孩子们心灵成长的过程当中,注入这样的种子,非常有意义。

第三点是培养孩子们高尚的生活情趣,要有对真善美的追求。高尚的生活情趣源于对于美的向往。我们在传授知识的时候,也要揭示生活的美妙。比如吉葡乐的《我喜欢你小十》,用形象的语言来解说汉字的组成部分,经过一步步拆解,最后剩下你好,小十。作品中,通过描摹一个人内心的激越翻腾,告诉我们汉字是传情达意的。

吉葡乐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揭示生活的美妙,想象合理,不瞎编,有生活的依据,非常新颖奇特。像《月亮变的彩虹》是讲数学知识的,鱼分成三种类型,一个是直角,还有锐角,还有钝角。这样给孩子写东西,让他们学知识再也不刻板。

孩子的心灵是浪漫而又纯净的,透明的像水晶一样,又像五彩缤纷的视频。我到江西凤凰县去看沈从文的墓,墓碑文是“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这是对沈从文的评价,关键是“赤子其人”。我们也要有一颗赤子之心。今天在这个场合我们把“赤子”拿来解释成为要有一颗童心。童心真是太重要了,童心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就应该像吉葡乐这样。她通过自己的实践告诉我们,要学会拥抱童趣、拥抱童心才能写好童书,创作出优秀的儿童文学。吉葡乐童书创作能够取得今天的成果,已经和她作品的阅读对象结成了生死之交,命运共同体。她更理性,她把成人认识到的社会本质,通过形象传输给我们的孩子们,引导着孩子走向更加光明的生活。

司敬雪:刘老师的发言非常有激情,非常感染人。谢谢刘绍本老师。下面请秀娟主编发言。

刘秀娟:我最早看吉葡乐写的儿童小说是《镜子里的男孩》。她的写作比较特别,她能够观察到生活当中特别小的一些细节,而且从孩子的角度把握在大人看来特别微不足道的对孩子的影响,当时给我的触动特别大。觉得她有写儿童文学的潜力,她的思维方式、观察世界的角度很适合写儿童文学。

看了她这两年创作的这些作品之后有一个感受,觉得她的童话有一种宇宙观和自然观,这一点特别难得。我记得胡平老师在谈到长篇小说创作问题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好多长篇小说的问题不在于语言,也不在于结构,这些都是表面的现象,这些问题的根底在于这个作家没有人生观和价值观。”不是说根本没有,而是说没有在小说中建构起一个完整的属于自己的准确的对于社会,对于价值,对于生活的判断。导致作品前后不一致,叙述凌乱,结构不完备。说到底就是因为小说本身不是圆融的价值的体现。

儿童文学作家有一个特别使命,是写给孩子们看,在他们人生最初的阶段来看。给孩子描述世界的时候,虽然你描述的可能是一花一草一鸟一木,但是这个花和草是怎么生长的,这个鸟和木是什么形态,你都应该交代清楚。你给孩子展现的世界哪怕是一首短短的诗,其背后要有作者自己的宇宙观和自然观在支撑。

吉葡乐特别好的一点就是天生敏感,有可以接通自然万物的潜质。在她的作品里对自然的描写特别丰盈,还不是通常儿童文学作品中经常看到的花花草草,是她的世界里自然的状态非常丰茂,这跟她生活比较接地气有关系。她经过乡村生活走过来,有些东西沉淀在她的生命里,等她写作的时候会不自然的体现出来。她对土地、对山川草木的亲近感,会非常自然地带到她的作品里来,一点也不刻板。这使得她的作品中有自己的宇宙观和世界观。这一点值得肯定。我们的儿童文学、成人文学,对乡村描写非常多。我个人观点,在成人文学里乡土文学占据了不止是半壁江山。当代文学中乡土写作一直在唱主角,直到新世纪都市文学才慢慢发展起来。但儿童文学比较早就开始了都市的写作,而乡村写作反而略微少些。但是吉葡乐的乡土性没有成为一种背景,因为她写的诗和童话,不是基于现实的描写,自然的东西融在作品里,是一种生命化的描写,是都市生活写作的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

吉葡乐为什么写儿童文学能有现在的成绩?跟她诗人的底子和素养有关系。我感觉她的写作出发点更多来自民间生活和民间故事。她没有从西方儿童文学起点出发,是从我们本土的和民族文学经验出发。她的作品里很多训诫的故事,报恩的故事,寻宝的故事。她讲述的模式跟我们的民间文学是相通的。几位老师说自己童年的时候没有读过儿童文学,其实口头文学、民间文学的一部分,也是儿童文学。我们的儿童文学是从民间故事发展来的,然后到现代儿童文学、文人的儿童文学。吉葡乐作为诗人的文学底子和她从民间故事出发的写作基础,促成了她现在儿童文学创作的成绩。可能她不是有意识的这样做,但是她的生活经历、本人气质给了她这样的优势。

同时她又是一个现代作家,她的作品中有现代人孤独和忧伤的表达,这也特别重要。这是对于民间文学新的传承和发展。吉葡乐的作品中的孤独感,人的不完满,生活的挤压,或者莫名其妙的忧伤,经常不是具体所指,就是一种情绪,一种莫名其妙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感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孩子心中存在,只是不能清晰的表达。吉葡乐能替孩子去表达,然后去抚慰孩子的孤独和忧伤,值得赞赏。

她作品中出现的角色也很特别。她们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完全自成一体。小冰人、木偶人、钥匙人、仙人掌,就好像小孩子走路一样,路上看到什么她都能捡起来。在吉葡乐的眼里万物有灵,走路的时候捡起一颗钉子,这颗钉子能幻化成一个人的形象跟她对话,她的转换能力是特别强的

另一个特点,她的作品都比较短。她的写作,更是灵光式、灵感式的写作,不是铺排和构建性的写作。这既有好处,也有短处。好处是她似乎可以随时都灵光一闪,灵感特别充沛地去写作。她随时都有可写的素材,到处都会给她带来创作的冲动和激情。但是也有缺点。这种灵光一闪的写作,在收尾的时候,往往要有一个核心的东西被捕捉到、描述出来。但她还不善于精心经营,所以有的作品到了结束的时候会显得比较仓促。这一点要引起吉葡乐足够的警惕。我建议吉葡乐今后的写作可以继续追求短小,同时要力争做到圆融。对于短的作品来说,短不是根本,是要圆融,虽然小但要饱满。建议你先写短的,因为你的童话里逻辑是一个困难,长篇作品不但考验人的灵感、想像力、诗意,逻辑和结构特别重要。

《青乙救虹》特别好的一点是具有开阔的宇宙观。结构创世纪的故事会告诉孩子自然的秩序有多么重要。故事是从精卫填海来,但是又不止于这个故事,里面融合更多的民间故事结构元素。而且它的指向也好,不像很多作品止于浅薄的幽默、快乐,它是一种有深度的写作,关于生命、关于价值、关于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甚至关于世界的形成。它对世界有一种高度的概括性在里面,包括英雄主义,包括感恩,包括生命的坚韧和责任。这个作品让人意识到责任和崇高的精神,有一种崇高美。不仅仅指人格的崇高,还包括美学上的崇高。这个作品往这个方向去努力了,特别好。但这个作品的逻辑和结构尚需要更仔细的打磨。比如青乙去救他的父亲。但是,青乙的父亲是有大鸟的。他真得需要青乙去救助吗?作为一个父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掉到海里去,他会怎么做?比如我是一个小孩子就会问:他的爸爸为什么不保护她,为什么不送她回去?作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设置故事情节,但是必须要告诉读者这么做的唯一性。我们为什么会推崇托尔金的作品?因为他在讲传奇故事的时候,有自己的宇宙自然的逻辑。这一点很重要,对于作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吉葡乐如果要结构长篇的话,就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司敬雪:秀娟主编说吉葡乐的创作有自己的宇宙观、世界观,这个评价非常高,是一种鼓励。她的创作确实不是纯娱乐的、逗小孩儿玩的,她是诗人,有深层的思考。同时有相当丰富的想像力。她经常有一些奇思妙想,很古灵精怪的。特别是有一点,我感觉秀娟主编说得很对,吉葡乐非常善于借用我们民族的传统资源进行创作。现在的中国文坛有一种认识误区,总认为文学的标准在别处,认为从外边来的资源才是高贵的,从本土出发深挖资源就是低人一等,我觉得这种认识很浮浅,很荒唐。文明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如果非要区分高低贵贱,那也是中国文明更高贵一些。我们的文明中当然包括野蛮、粗俗的因素,但整体而言绝对是高贵的。吉葡乐从自己的生命体验中体会到,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语言当中有很多非常高级的东西,非常美的东西,并把它融汇到自己的创作中,这一点非常好。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借鉴一切优秀的文化当然非常必要,但是她的生命体验不可能被人为切断,替换成一种外来的东西。刘秀娟老师提的意见和建议,吉葡乐要认真的思考。像《青乙救虹》,可以感觉你进行过精心的思考,但是有些地方确实存在不那么圆润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打磨。可能比较累一点,但是必须要过这一关。搞创作肯定是很辛苦的,创作出来一个东西,给孩子看也好,让成人看也好,越是让人感到轻松的东西,一定是经过了作家最辛苦、最精心的打磨。

吉葡乐以后的创作应该有意识地给自己提高难度。既然要写就要写得更好一点。怎么尝试一下写得更复杂一点,当然也可以继续保持单纯的风格。搞创作一定要精益求精,不能容忍细节方面有问题。如果发现细节有问题,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改正过来。下面请木马主编发言。

木马:刚才刘秀娟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和帮助。秀娟对吉葡乐童话和诗歌的解读,我跟她有很多观点非常相似,有些她是点到为止,我在下面发言中可能细化一下。

与吉葡乐合作开始于十年之前,她2007年开始在儿童文学上发表短篇作品。她的作品当时投过来之后,感觉她出手不凡。从她陆续投给我们的作品看出来,她正在形成自己的特色,主动承接民间传说,古典童话的传统,并将赋予现代社会的情感。她的很多童话都有民间传说的气质,不是说她直接将民间传说拿过来以现代叙事方式改写或者变换一下叙事的结构或者叙事方式,而是自觉将自己的精神气质与民间传说核心价值予以接通,在富有民间故事的气息当中,将民间传说中所蕴含的传统文化激活,并赋予现代性的情感和思索。

童话里更多包含着人们精神世界里对美好终极渴望,童话与诗歌是孪生姐妹,需要有非凡的想像力独创力,每个国家都应该有具备本土文化气息的文艺作品,这个观点我挺认同的。我觉得童话最高级审美特征与诗本质是一样的,童话不仅仅是一个故事,精神内涵非常具有诗性,有诗深邃的思索和深广的魅力。基于吉葡乐对童话的思考和理解,她在创作中故事的环境是很单纯的。比如说一个小小的恬静的村庄,或者是想像中的星球或仙境,在她的这些童话环境当中都有天然的质朴和清新,她笔下的童话人物往往都是信守诺言诚实善良、恪守奉献、踏实本分、有家庭观念,对爱赤诚,用情清澈、不计功利,不贪心,也不妄求,若因一时糊涂起了贪念就坐如针毡、寝食难安,必然倾其所有予以救赎和抱还,她的童话人物大都有这样的特征。

把这种民间文化、精神资源化入童话之中,对现代的孩子是十分关键的滋养,也使她的童话具有文学现代性的美感。什么是文学现代性和审美的现代性?文学作品对现代社会人的异化的警惕和反思。虽然童话源流中有一脉说童话具有批评讽刺的传统,包括安徒生《皇帝的新装》等等具有讽刺的价值和批判价值,但是吉葡乐没有明确发挥批评讽刺的作用,而是自然而然将传统文化继承、融合在童话之中形成一股力量,从情感和伦理上感化和打动读者,让孩子知道除了现代生活之外,还有一片浑厚大地所在,可以寄存心灵。

在她的《小木匠神》等作品当中都有这样的特色。她写的一个木匠得到了一把非常神奇的锤子,随便敲敲打打就能打出非常精美的家具,座椅板凳这些东西,为什么他能够拥有一把神奇的锤子呢?有一次木匠救了一个木匠神,木匠神就寄居在锤子里。作为报恩来帮助小木匠,但是由于使用过度,木匠神精神耗散,法力没法持续。小木匠神就出来跟他说了,你一直用法力所赋予的能力来作为木匠的手艺,受人尊重,还不如你跟着我踏踏实实从一根木料做起,从打一个简单的家具做起,真正成为一个不依赖法力拥有自己真正的本事。有民间传说的结构,又给孩子指出了我们不要依赖任何不是自己本身所具备的能力来获取更多的东西,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辛劳来收获,获得人家的尊重。

还有《银链子》,吉葡乐在童话里赋予了银链子的人物形象。虽然作为物质的银链子消失了,但是作为家族血脉的纽带没有改变,一代一代传下来了。银链子只传男不传女,但是到了她父母就生下一个女孩儿,只能传给她。虽然物质形态的银链子消失了,但是精神层面还是要继续维系家族的血脉和伦理的关系。从这方面来说,她将传统文化当中对家族血脉、对情感的认同上做了童话的解读。

在《青乙救虹》里面我们也能看到哪吒、宝莲灯、精卫填海以及报恩故事等民间故事原型的影子。当然这本书也存在缺憾。当下的童话创作,尤其是中长篇童话的创作,已经引入了小说的创作笔法,在情景的推进、人物的塑造、情感的书写、思想的表达等方面都呈现小说的面貌。因此说青乙和木叶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情感铺垫和人物性格描写方面,还需要更多的融入小说笔法。否则,往好里说,吉葡乐的作品很有古典童话的特点。因为古典童话不讲究人物与人物之间,或者事件与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比如安徒生的《打火匣》当中,一个老巫婆遇到一个退伍军人,进入一个树洞里面,划着火柴蹦出一条狗来。人们都自然的接受这样的叙述,不需要解释为什么划根火柴就会蹦出一条狗来,古典童话是不需要逻辑链的。但是现代童话需要逻辑链。为什么我划一根火柴能够跳出一条狗呢?为什么把这条狗打败就能够获取宝藏?这在现代童话当中需要有一个非常细致的描述,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需要用细节和情景填充的。这是现代童话作家需要注意的。而吉葡乐似乎不太注意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往好里说,吉葡乐可能受古典童话的影响比较大,在创作当中不自觉地借助了古典童话的逻辑思维。但是要说不足的方面,从现代童话美学方面来看,她还是有一定的不足和差距。

    总体而言吉葡乐的童话具有现代性精神的同时,富有拙古的特色,有来自民间土地和乡村所散发出来的清新质朴与一份安然的踏实。也就是说她的童话从中国民间文化所蕴含的传统文化中汲取了营养,她又将这份文化传统的意义,童话所特有的魅力传递给现代的孩子。借用吉葡乐童诗《蝴蝶结》中的诗句,她的童话是有饱的,鼓的,肥硕的期待和热爱。这个期待就是对传统文化继承与弘扬的期待,希望用传统文化中的哲学伦理,生活观念中的精华部分,给处于当下浮躁喧闹环境中的孩子以丰富的滋养,让孩子们在她的童话中获取一份人之为人,或者说中国人之为中国人应有的品性。热爱就是指她热爱淳朴的生活,丰富的民间,丰富的大地,并用这份热爱通过童话的方式感染读者。

尽管过去十年被很多业界或者评论界人士,看作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中国儿童文学以及其它类型的童书在目前出版领域也确实是亮点,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无论在作品数量、质量、创作队伍以及受重视和关注的程度也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重复出版、跟风创作的现象也非常普遍,尤其是一些出版社,过度开发作家创作资源,命题类的创作越来越多,致使很多作家不堪重负,影响了他们本身的艺术追求和艺术品格。所以我希望吉葡乐在今后的创作当中,真正从自己的视角和生命体验出发,书写出独特的童年经验,形成自己的美学风格和文学品格。不要让自己的创作资源被过度开发,因为到最后比的不是谁出的书多,而是谁的作品经过时间的淘洗能够留下来,这才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真正值得努力的方向。

吉葡乐的童话是一种融入中国民间文化伦理价值的原经验书写,这个是外国儿童文学作家所难以具备的。很多作家有自己一手的原经验,不仅是说通过阅读积累了一些创作的素材和经验,实际上他生活的土壤对他也是非常有价值的。比如说吉葡乐,她说哪都不去,就愿意扎根在衡水。那衡水这块土壤及所呈现的文化和生存的状态,就是她儿童文学创造的一种原经验。

    最后给吉葡乐一个建议,在创作中要争取形成自己更加核心的风格和追求,不能写得太散。因为写得太散你就无法集中自己的精力去创造自己最核心的文本。现在如果要转型写绘本,你就踏踏实实写,其他的东西可以舍去。或者你正在写适合少年类看的童话,或者说受民间文化滋养的那种作品,那就踏踏实实地挖掘这方面创作的核心价值。如何寻找自己的核心、文本价值?要深挖,细做,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吉葡乐写的,不是别人写的。这样系统的创作追求,是别人所无可取代的。吉葡乐需要在今后的创作中思考自己到底要朝哪个方向走,而不是把自己变成十项全能的选手。泛泛全能不如攻其一而专之,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把自己最大的优势发挥出来。

华北平原为本土儿童文学作家提供了丰厚的创作土壤,我相信肯定能滋养出儿童文学作家对生活的多样性、异质性、原经验的书写。期待吉葡乐的创作能再次出发,也期待河北省儿童文学作家能够再出发。将自己投入华北平原的大地怀抱,未来必定能够呈现缤纷的色彩,照亮当代儿童文学原创领域。谢谢大家。

司敬雪:谢谢木马主编。他的观点值得吉葡乐好好想一想。比如怎样构筑自己的童话世界,还有如何避免自己的创作资源被过度开发的问题。作协领导、各位老师认为你有儿童文学创作的潜质,从艺术方面对你有更高的期许。你确实应该认真考虑一下,你如何担当自己作为一个作家的责任、使命。你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更清楚的定位,将来的创作要往哪里走,要认真想一想。下面我们请崔昕平老师发言。

崔昕平:谢谢!吉葡乐应该说是一个很独特的新人,她的创作触角确实已经伸到了儿童文学的很多个领域,儿童诗、绘本,低幼童话,还有中长篇童话。无论她从事哪一种创作,我特别高兴的是都能从当中嗅到她本人的那种独具的味道,这一点是非常珍贵的。

儿童文学是需要缘分,这种缘分不单是和文学的缘分,更重要的是一种童心的缘分。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发端期,像鲁迅先生、茅盾先生等,有许多人都是儿童文学创作的推动者。但是现在流传下来的好像只剩下叶圣陶先生和冰心先生的作品。所以并不是每一个文学素养高的人都能写儿童文学。茅盾先生曾说,试看自古而今,有名的文学家有多少,可是有名的儿童文学家却是寥寥可数的几个。他感慨儿童文学是最难写的。

我觉得吉葡乐的童诗里有个孩子在奔跑,她总是在很匆忙的状态下在现实中奔跑,但她在奔跑的时候把沿途的事儿全都看见了。她对于儿童心态的把握相当的准确。可以感受到她的心中始终住着一个孩子,所以她才能以现代成年人的身份,重新回归真正的儿童态,去做儿童的代言人,做一个静静的的观察者、记录者,时不时地再去做一个引领者。从这一点上来说,她的作品是非常具有特点的。

儿童文学的叙事视角可以再细分,比如第一人称视角会幻化出三个视角来,可能是儿童的视角,可能是处在青春期、成长的期少年人的视角,也可能是一个成人回顾童年的视角。最难写的是真正儿童态的视角,但吉葡乐的很多作品选择了儿童态的视角,她是完全站在一个儿童的视角去写的。比如有一篇作品叫《夜游猪和另一只夜游猪》,一只夜游猪要给另一只夜游猪打造星星。另一只夜游猪就问他了,说你打造的星星很好看,那它有什么用呢?这只夜游猪就回答他说,好看就是有用呵。这不就是孩子的心态吗?这不就是周作人先生说的无意思之意思嘛。它其实就是童话的本源,童话是什么?童话就是原初人之文学,也就是原始人的那种思维状态的表现。

同时她的童心与儿童万物有灵的视野非常合拍。在儿童的视野当中一切事物都是鲜活的,它们会发生各种各样奇妙的联系,而这个联系是不需要我们成人的因果链去介入的,它们可以任意地组合在一起。正是在这样一种前因果思维的推动下,才产生了好多非理性的想象的乐趣。在吉葡乐的作品当中我们会看到很多这样的东西。比如她会写夜游猪在打造切水用的刀。可以把水切成一片一片的,每一片水都像碎碎的光一样好看,写的太美了。比如《挑刺小孩》中,挑刺的小孩是充满善意的一个角色,她帮很多人把扎的刺挑出来。仙人掌让她帮着挑刺,可是挑完最后一根刺的时候,他发现仙人掌不再是一棵仙人掌了,就特别内疚。但是仙人掌却并不在意,他张开双臂说“抱抱”。结尾结得很好,太温暖了。

吉葡乐力图引领儿童感受文学的文字魅力和情感的美感,绝不单单是给他们一种艺术的熏陶,更是在传递情感之美。幻想无边界,但文学是人学,所有的幻想作品最终打动人的地方在于情感上的回归。在吉葡乐的作品当中,“抱抱”这个词就出现了好多次。还有一个特别让人心碎的“抱抱”,出现在《木头人》当中。《木头人》当中淘气的水孩子被冻住之后,这个水孩子从心底发出一个声音说:“抱抱、抱抱我,谁抱抱我,我就能温暖过来。”成人都没有听到,有个小女孩儿听到了这个声音。这其实是孩子真纯心灵的一种寓示。吉葡乐说她的愿望就是以美把心灵照亮。她的很多作品也确实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吉葡乐的诗当中从来没有花哨的词汇,都是质朴的词。但是并不显得平淡,反而更好地传达了孩子们一种内在的心境和童真情感。

我觉得,刚才秀娟说的灵光式的写作对吉葡乐创作是非常恰当的一个概括。她的作品会让人产生有始无终的感觉。我这个“有始无终”不全是贬义的,有一些故事不是没有结局,而是没有给我们一个童话惯常使用的大团圆的结局。这是她和其他童话作家一个很大的区别点。这样的结局方式使童话在最后仍然在一种辨析的氛围当中,能带给我们很多的思考。你会想究竟是读了一个故事,还是目睹了一件真的发生过的事情?这个故事究竟是唤起了一段儿时的回忆,还是童年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跟她很像的梦?让人产生了回味的余地。这种梦话的色彩,诗意的表达,可能是吉葡乐给予童话的非常新颖的点,在这个点上她能自由地在诗和童话之间穿行,这形成了她作品的整体风格。

如果说有一些不足的地方,首先从诗意的角度来说,诗意对于叙事类作品来说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它会使作品在某些方面特别动人,但也可能会使作品所表达的寓意过于朦胧。吉葡乐的一些短篇童话,我读完了之后觉得意蕴的表达过于朦胧。

杨红莉:在河北,刘绍本老师是儿童文学专家。在他指导之下,我曾经做过河北儿童文学的研究。我发现河北儿童文学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和非儿童文学、整体的严肃文学一样,特别有家国情怀,非常关注宏大的主题这可能跟河北的慷慨悲歌传统是一致的。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品,灵动的感觉相对少。金波老师是特例,他对大自然的感悟,对生命的感悟,确实是河北文学里非常少见的。

吉葡乐的作品,最重要的特点是有灵光灵性,而且是一直闪烁没有间断的,没有让成人的理性把它淹没掉。也没有用什么样的知识、道德或者其他东西来遮蔽孩子身上天然趣味感,这是她的创作最宝贵的价值。

我也很喜欢《月亮发芽了》。《青乙救虹》的完成度稍弱一些。她完全可以做得更好,打磨得更漂亮。她要建构一个儿童世界,已经初具模型,但还没有完全构建好。里边有很多东西还在相互冲突,还在发生碰撞。不是世界丰富性的体现,而是格局没有搭建好导致的,所以有点的可惜。

我觉得吉葡乐以后的创作肯定会更好,因为从她身上能够看到这种潜质。儿童文学创作是挺不容易的,我们作为成人来创作儿童文学,为儿童写比较简单,但是化作儿童去写是很难的。我觉得吉葡乐有这种天赋,这是她最重要的品质。

郑恩兵:我简单归纳阅读儿童文学作品的感受。第一点,儿童文学太重要了。儿童文学为什么重要呢?我感觉真正影响我们的是儿童、少年时期看到的作品,我记得课本里的两篇作品,在我脑海里印象非常深刻,当时的感动能影响我一辈子。

第二点,儿童文学特质是什么?我感觉两个特质,从根本上说是游戏,要让儿童看了高兴。中国儿童太累了,中国儿童文学也是以教育为主,总想让小孩一下什么也能学会。这不符合儿童的天堂。儿童最大的需要是快乐。要先让他快乐,然后再从快乐中渗透教育。

从表达形式上讲,儿童文学的特点是具象化、具体化。贾平凹曾告诉她闺女怎么写作文,他说尽量别用成语,要用你自己的话语,用具体的、形象的东西表达出来。我感觉贾平凹说的有一定道理,写任何文学作品都别用概念性的词语。

我认为吉葡乐的作品能够受欢迎有三点原因,这三点所有作家都应该具备。

第一点,对价值的坚守。今天的社会,文学日益边缘化。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坚持创作,挺难能可贵的。第二点,坚持作为儿童去写。并不是真的变成儿童,而是能够把自己的心态、情感尽量融入儿童角色中,用儿童的视角、儿童的情感去表达儿童的生活。第三点,作品里面充满至善至美至爱。吉葡乐以真诚、淳朴、敏感、纤细、执著,书写灵魂深处对儿童的至爱。正因为有了这份挚爱,才能在浮躁的时代,为小读者贡献出许多混同暖的故事。吉葡乐纯真的儿童文学作品犹如一双双温暖的手,触摸抚慰着儿童的心灵。

最后提一条建议,吉葡乐要多读书。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有积淀性的东西,只有多阅读、多积累,才能写出更好的儿童文学作品。

吉葡乐:衷心谢谢各位老师的指导和鼓励。我不太会当众讲话,给大家鞠个躬。谢谢各位老师!

司敬雪:12点多了,时间过得真快。今天上午,老师们从各个角度对吉葡乐的儿童文学创作进行了精要的点评。指出了优点和缺点,也指明了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正像刚才老师们说的,吉葡乐还需要好好读书。需要好好体会“舍得”这个词所包含的人生哲理,要懂得有舍才会有得,舍弃一些近的、小的目标,就可能会争取到远的、大的目标。最后,衷心感谢各位老师对吉葡乐的精彩点评,希望各位老师能继续关注我们河北作家。谢谢!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