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贾大山的文学经验值得我们珍惜和学习
发布时间:2017-02-26作者:李建军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上世纪八十年代,贾大山进入我们的文学阅读视野。他的作品,我当时读到的并不算多,但留下的印象,却非常深刻和美好。今天,读他的《贾大山文学作品全集》,昨日重现,依然觉得亲切和美好。

贾大山的小说写作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呈现出成熟的风格,包含着很有价值的经验,至少在三个方面,对当下文学提供了深刻的启示。

首先,是自觉而成熟的写作意识。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贾大山写了80多篇小说,作品的总量并算不大。但是,评价一个作家的文学成就,主要不是根据创作的数量,而是根据作品的质量。清人顾炎武说:“文以少而盛,以多而衰。现在的很多著名作家写得实在太多了,作品摞起来很高很吓人,但是,他们的作品缺乏生活内容,缺乏现实感,陈陈相因,自我重复,缺乏创新和突破。贾大山的作品,虽少却好,给人一种朴实而精致、家常而亲切的感觉。

贾大山在《我的简历》中说:我只想在我熟悉的土地上,寻找一点天籁之声,自然之趣,以愉悦读者,充实自己。他从不放纵自己相象,也从不写虚妄魔幻的东西。他像路遥一样,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观察来写作。这样的写作必然会有一种朴实的性质和亲切的风格。

贾大山从不贪大求多,一味追求形式上的庞大,故意将小说的篇幅拉长。他谈自己写《取经》的经验的时候,说自己宁可用建楼房的材料来建平房,也不用建平房的材料来建楼房。也就是说,他宁可将中篇或者长篇的素材写成短篇,也不将短篇小说的材料拉长成中篇小说或长篇小说,这与当下的虚浮的注水式的写作方式,完全两样。在《创作<花市>的前前后后》中,贾大山对当代作家的不诚实和不成熟的写作态度,进行了尖锐的批评:“现在有些人,包括有了些名望的作家,本人连个短篇都写不好,偏要写洋洋几十万字的巨著,刚刚出版的书就成了处理品,或是成了包装纸,岂不是一害读者,二害自己?可惜!可悲!我国一年要出版几百部长篇小说,如果说找优秀作品,按百分之一计算,不算多吧?一百部有一部,几百部总该有几部吧,可是很难发现一部很有影响的长篇。”由此可见,贾大山的创作意识是充分成熟和自觉的,而不是随波逐流和跟风趋时的。他的这种镇定而克制的写作态度,很值得现在的极端自负、粗制滥造的作家学习。

其次,贾大山的小说总是表现出丰富的道德诗意和高尚的伦理精神。小说是写人的,也是写人性和人的道德体验的。一个成熟的作家,通常会以诗意的方式写人心深处的善念和美好情愫,而绝不满足于、沉溺于渲染畸形和病态的东西。现在的一些作家错误地认为,表现善良的东西是浅薄和无力的,而描写丑恶和阴暗的心理,才是深刻和先锋的。读贾大山的作品,你会发现,真善美的东西常常和谐交融在一起,形成一种打动人心的强大感染力。《坏分子》写一个“花案 的女性,审讯的人和记录的人心理都不健康和正常,他们逼着女子把什么细节也都讲了,但是,当他们试图作践她的时候,她愤怒了,用激烈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抗议。在这个小说里面,贾大山没有像某些作家一样,龌龊地渲染生活的阴暗面,而是将刹那间迸发出来的人性之光和道德诗意写了出来。《干姐》写了农村女性的活泼甚至粗鄙的一面,但是,也写出了她们的教养,写出了她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好人的故事》中的老石最突出的品质,就是诚实,就是任何时候都不欺骗自己的良心。贾大山在讲述了他的故事之后,情不自禁地议论道:假如人人都像他那样活着,该多么好!”小说《花市》表达了对卖花姑娘不谄媚权力的美德的赞美: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与颐指气使的官员发生冲突的时候,卖花小姑娘决然将花卖给了老人。《小果》深刻地表现了一个姑娘内心体恤和同情别人的善念,也显示出作者对转型期社会道德重建的关切和思考。小果说:我总觉得我们这一辈人从小就不学好,……现在长大了,就像睡了一觉儿醒了似的。“小果的这句话非常深刻。贾大山笔下的许多人物,都有在日常生活情景里进行道德反思的能力。能否将人物内心深处的道德焦虑和道德美感真实表达出来,这是我们认识和判断一个作家是否优秀的标准。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即使在写杀人犯和妓女的时候,也要把他们良心深处的清白和善良表达出来。

第三,批判和反讽是文学的重要品质,也是一个优秀作家的基本能力。贾大山就属于那种对社会问题和人性残缺很敏感的作家。他始终对丑恶的现象保持着反思和批判的态度。但是,他绝不将批判降低为对人物的诋毁和侮辱,而是谑而不虐,在恰当的叙事里,体现着中国传统美学的中和之美。《游戏》写两个退休的老人之间的一种煞有介事的权力游戏,通过对电视节目的选择和审批,体验一种消极的快感。他们之间产生了误会,不欢而散,但最后他们克服了误会,言归于好,情同莫逆,再也不做那种游戏了。这篇小说像果戈理的两个伊凡吵架的故事一样,有点荒诞,有点感伤,有点温暖。这篇小说看完以后,让人有点感动也有点辛酸,但最后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花生》里的村干部为了保护集体的利益,打了自己的偷吃队里花生的孩子,导致花生卡在呼吸道里,将孩子活活地闷死了。但作者随后关于梦境的叙事——梦见孩子总是对他说叔叔给我洗洗脸吧,这就消解了悲剧的黑暗性质,赋予讽刺以抒情的性质,有一种催人泪下的力量。在《门铃》里,夏局长未退休前,门庭若市,门铃声不停响起。退休后,门可罗雀,这让他非常难过,最后,他在老伴的充满爱意和幽默的启发下,他终于摆脱了内心的寂寞。《西街三怪》中的于老不喜欢一切带西的东西,看到西方的就排斥,但贾大山通过人物的对话,非常巧妙地把他的狭隘心理结构掉了,包含着一种很有力量启蒙性的反讽意味,表达了作者自己的健全而开放的生活态度。

如果用现在“后现代”理论衡量贾大山的作品,你可能会嫌他简单和陈旧,但是,如果用正常的现实主义标准来衡量,我们就会发现,他的写作经验里包含着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他的经验值得我们珍惜。我们应该虚心向他学习。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