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诗歌
一册河山:河北
发布时间:2017-10-31作者:殷常青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一册河山:河北

    殷常青
 
 
   木兰围场记
 
 
            1
 
从承德向北,大地平缓上升,
风慢慢变凉,草木微微颤动,
离尘世的反光越来越远……
 
向北,越来越高的地方,
草垛方正,白云还在,
三千油葵活在天空的蓝里——
 
在风中,它们是一团团火焰的样子,
是在理想国恣肆的样子,
三千油葵,三千养育之光团成的苍凉之地。
 
向北,天穹越来越低,
它在一寸寸缩小,它仿佛要隐入草丛,
融进山河的起伏之间……
 
小小的丘陵左右摇晃之后,
匍匐在地,晨光或晚霞照耀时,
木兰围场都裹着金色的云烟。
 
 
            2
 
秋风吹拂,秋露浓烈,
木兰围场红色的野马群驰过,
如荆棘里滚动的一团落日……
 
天上白云苍狗,地上野菊漫溢,
细密的小草,呜咽悠长,
闪烁着旧山水的灼烫与灰烬。
 
仓皇之下,薄暮降临,
仰起头可见秋月,像婴儿的脸,
挂在夜空,比想象的还要美。
 
空旷处,支起薪柴,
木兰围场在尘世与草木接壤的边界,
人们微醺在如水之夜……
 
万籁自此俱寂,繁星如萤火虫明灭,
在黎明之前,风不动,心也不动,
木兰围场,成为它自己的国度。
 
 
           3
 
风清云卷,木兰围场在尘世的尽头,
正准备秋日之秘藏——
我们看不到此岸,也看不到彼岸。
 
 
白桦林是野生的,
松树林是栽种的,
小水泊是自然的……
 
木兰围场恪守着日常之规则,
盈虚交替,空旷而隐蔽,
今日迥然于逝去的时日……
 
在木兰围场,时间很长,
因而也更像一天,
就像今天,就像现在——
 
在木兰围场,我画地为牢,
一日学习另一日,
日复一日中会出现更好的一日。
 
 
            4
 
今夜,我写下木兰围场,
想通过写一首诗来重新学习写诗,
写下在柔软的落叶中坚定正直的树干……
 
写下秋日里,草木的微寒与苍凉,
也写下无用的星空和我的眺望,
哦,这令人心醉的世界美学……
 
风声很大,摇动着木兰围场,
在很深的夜里,但它毫无波澜,
像一种更深的爱…..
 
在这里,所有的生命是敞开的,
风过,只是在吹皱往事,
风过,只是像在告别……
 
木兰围场,我写下一首诗之后,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这里,还将写一首更好的诗……
 
 
            5
 
天穹下,我们从黎明出发,
一直走到深夜,
继续的风声,愈来愈急促——
 
擦过身边的草木,波涛起伏,
木兰围场已高出了秋天,
也高出了教堂的时间。
 
多少马匹消失于旷野,
多少琴声微颤,继续朝向苍茫的一边,
我写下,也是消失的一部分……
 
它们会叫你回头,
也会叫你闭上眼睛,
它们,会成为你今后的相思……
 
秋风吹袭,木兰围场——
有一种万物凋零的美,
什么都不多余,什么都不缺少。
 
 
            6
 
半个月亮停在天空,
另外半个,藏进流水,
它们像是相互躲着另外半个自己。
 
向北的路上,病了的秋夜,
构成木兰围场的今日,
仿如一卷动荡的锦绣。
 
用一支笛子,吹凉木兰围场,
用一堆篝火,点亮鹰离开的地方,
眼前的秋天,马蹄声碎……
 
秋草枯黄,等待霜降,
一群牛羊回到山坡,
挤成一团,相互取暖——
 
我从它们身边经过,
它们一起转头——
我看见了它们灼灼的眼神。
 
 
            7
 
从承德到木兰围场,
低处吞吐内心,高处一览无余,
仿佛从一个祖国来到另一个祖国——
 
那些酒是热烈的,
那些风是凛然的,
那些谣曲是粗糙的……
 
在空旷的野地,在薄霜的秋日,
没有磨石,刀子一直闪亮,
没有基督,也没有佛陀,只有落日,一片照彻。
 
十万野花,开在坡地与河谷,
三千灯台,亮在夜晚,
一腔热血,活在木兰围场——
 
一些苍凉,一些举意,
走在路上,犹如风中颂唱,
我走在木兰围场,内心的火焰并没有变凉。
 
 
            8
 
一代英雄,归入了夕阳,
木兰围场,归入秋日之霜迹,
全美了我的抒情与赞唱——
 
一首诗,让时间失败,
另一首诗,过着一种遗忘的生活,
眼前广大的秋意,像一句深刻的诵念——
 
传音入密,需要诗人接引。
秋风带着离愁,大雁带着眷恋,
我带着漫长书卷,字迹隐匿。
 
木兰围场,油葵如金盏,
如天地间寂寞之大美,
如秋日黄昏仅余的呼吸——
 
风吹送,千秋微响,
一个人来到木兰围场,
我怀着想痛饮的心情。
 
 
            9
 
秋日之木兰围场,一切都不可比喻,
也没有比喻,
这只是一道热情的余烬,昼夜替换。
 
入了秋,星宿寒凉,
入了秋,胭脂成为回忆,
入了秋,一封热烈的家书坐上了烽燧……
 
木兰围场,仿若激动的人民,
从此安歇与生育,
从此,正午的天空灼灼不已——
 
云朵低垂,草地铺远,
木兰围场至少有两个正午,
供我长久地追忆和缅怀——
 
一个来自诗篇中的美学与修辞,
另一个端坐于木兰围场的山坡,
它们集合起真正生活的秘藏。
 
 
百里峡记
 
两座山脉在这里相逢——
太行拿出锦缎,燕山拿出叮当的配饰。
 
野山坡之中,有万壑旖旎,
百里之峡谷,褪去尘埃,草木深深。
 
蝎子沟,海棠峪,十悬峡,
百里走廊,花木熏香鸟鸣,如一百里欢宴。
 
岩石里长出灌木,也长出云烟,
身边长出流水,也长出葱茏。
 
百里峡谷,百里丹青的卷轴,
百里峡谷,百里的溪水,小憩或奔跑……
 
铺山风为枕,扯云朵为被,
月光下,有人念着一首很旧的诗歌……
 
那么多的小耳朵醒来,张开……
那么多的鸣叫长出羽翼……
 
峡谷之外的浮世可有可无,
人间的悲喜,如漫山繁花留下的遗物。
 
 
白石山记
 
八百里太行之北,白石山安顿下月光与星群,
也安顿下群峰彼此的知己与满山遍野的今日。
 
如一册山河,白石山一定会把低处的葱茏留予人世
短浅之目光,也一定会把陡峭的悬崖留予风去磨损。
 
白色的岩石拦下眼前波涌浪卷的时光,
溪流跌宕,发出这个人世的肺腑之声。
 
白石山盛下的十万吨云雾,让它日夜盘绕,
白石山盛下的十万亩锦绣,让它围拢星盏。
 
八十一座山峰如累累经卷,如苍茫堆积,不知寒暑,
清泉无数,彼此呼应、合唱,流遍整个山谷与峭壁。
 
石头和花朵在月光里裂开,一群瀑布飞溅,
山峰之外的人间灯火,在悄悄熄灭或点燃。
 
风吹着,白石山不低头,也不徘徊,
风吹着,白石山不守望灯盏,也不怀想尘世。
 
苍穹之下,白石山只迎送这个世界滚滚的朝阳或落日,
只被用来眺望和珍爱,被寒凉的内心陶醉并且吸吮。
 
拒马河记
 
在这里,霜雪可以不哭,
在这里,拒马河可以不冻,不结冰。
 
如瓷之水,七十里奔跑,
野山坡作伴,不需要更远的远方。
 
过往的烟尘,被风送远,
诗歌的野马群,心尖痒痒。
 
拒马河两岸,群峰对峙,
黎明的旭日,映红积雪。
 
在这里,清风自在,
在这里,水月自在。
 
流光的水上,一叶小舟划着梦的疆域,
一只白鹭,飞向宿伴温情的呼唤。
 
群峰之上,有白云闲散,
拒马河身边,有野花沸腾。
 
野山坡是一块更巨大的石头,
拒马河如镶嵌在它表面的白银。
 
 
紫荆关记
 
天空藏不住太行,也藏不住紫荆关,
战争的烟火攥紧长城的这一道关口。
 
万仞山对着华北平原说:辽阔——
拒马河对着消散的光阴说:奔跑——
 
风吹散云烟,紫荆关是无边的寂静,
是被大风吹动的盘道之峻和拒马之渊。
 
举目望远,山峰之上的建筑与朝日,
挽起世界的踉跄和岁月的吹鸣。
 
三道关门,目击,引领和呼唤,
三道关门,让久唱的举念步步相随。
 
紫荆岭,风吹草乱,衣领为风竖起,
紫荆关,群险疵于外,如爱戴之轨迹。
 
在晴朗的秋日,云在山顶,捧住热烈的心跳,
人民穿行在广大的华北平原,带着赞唱。
 
当紫荆关成为一道背景,供人瞻仰,
一个国家沉默的内心,花团锦簇。
 
 
金山岭长城记
 
长城万里,金山独秀,起伏于山水间,
跌宕于人来人往的世界上——
 
有一些障墙,文字砖,挡马石,必须致意,
在旧日的路上,它们在持续滚烫。
 
风从四个方向不停地吹袭——
目光从四个方向忍不住地瞭望——
 
群山端坐大地,长城建筑在山脊,
天空灼灼,云朵锦绣。
 
那么多人,手执爱意遁入此处,
那么多草木,带着余烬站在冷下去的秋天。
 
古北口,望京楼,是起点,也是终点,
是一根蜿蜒的软梯,追逐信仰。
 
风中的遗址,在晴朗的秋日闪着和从前一样的光,
多么美好的一天,坐在祖国的课堂噙住了赞唱。
 
金山岭是一个国家缱绻的地理,
一段长城披沥而上,建筑黄金的诗行。
 
 
天桂山记
 
天桂山在黑夜与黎明之间不住地翻腾,
带着峰峦与草木之间的摩擦声……
 
一些人间的悲伤,归入一座道观的钟磬声,
一些疼痛的理想,自由和美,归入一道缠绕的云雾。
 
风吹,群峰入云,波浪翻卷,脊梁发光如铁,
山间鸟道羊肠,通往内心的气象和海拔。
 
悬崖古柏,如岁月之峥嵘,陡峭之歌唱,
登天梯,如刀锋上舞蹈的人群,历历在目。
 
野蜂凄艳,蝴蝶呼喊——
夏日正午,一阵野花的痉挛和沸腾更加深入。
 
青龙观,建筑在高处的宗教,为黄金遮覆,
清晨舞剑,黄昏炼丹,是道士必须的人生功课。
 
绝壁之上,有崖栈,有天桥,有瀑布飞溅,
天桂湖平静的水面,安安稳稳,不许有些微晃荡。
 
半山晴朗半山雨,如一场歌剧的修辞,
天桂山因此而闪动悠远与神秘的光泽。
 
 
雾灵山记
 
雾灵山掠过燕山山脉,
向天空架起一道梯子,堆砌云朵和耐心。
 
一场云雾,一首被桃花开败的旧词,
开始沿阶朗诵,涉风入林。
 
雾灵山从这一天开始——
藐视天籁,不解其语。
 
树干端庄,枝条伸展,
雾灵山的树木们怀抱各自的阴影——
 
它们在黎明,在黄昏,在雨后的傍晚,
在深夜,在雪泥飞溅中,晃动光芒——
 
在苍茫的纸上,我掩好寺门,
在雾灵山上,我安坐于世——
 
闻墨听茶,饮经酌史,
用内心的诵念,将黑夜一层一层剥开,褪尽。
 
燕山的高处,雾灵山的深处——
我放不下的人间信使,一再推迟。
 
 
    殷常青,1969年出生于陕西眉县,现居河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协理事。曾参见第十六届青春诗。著有《岁月帖》、《小时光》、《纸上烟岚》等诗歌、随笔集多部,曾获首届孙犁文学奖、中华铁人文学奖、河北文艺评论奖、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河北德艺双馨艺术家、中国石油十佳艺术家,以及《人民文学》、《诗刊》等刊物诗歌奖。
分享到:
上一篇:生病(组诗) 下一篇:山水武安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