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散文
麦熟
发布时间:2017-10-31作者:夜子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麦   熟

 

   
 
麦子熟透的日子,恍然而至。
我和几个朋友骑车到郊外,然后把车子一扔,走进铺天盖地的麦田。行走其间,人似乎也是惶惶忽忽的,犹如醉酒后在一个并不熟识的地方游荡。
空间一下子被充实了。麦穗的一个个锋芒指向天空。
一阵稀薄的风吹过,凉爽在我们摊平的身体里,竭力找到静的角落。我们因此也在燃烧的状态趋于真实的光的部位。
将自己丢进去的时候,最初是脚步的探索,柔柔绵绵的地面。大片大片的麦黄。
一位老伯的镰刀在追逐中舞动。我们走过去,征得老伯的同意,就动手割起了麦子。就我们这水平,显然是远远比不得老伯。我问老伯我们几个人合起来,有没有他割的快。老伯怯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认真地割了一会儿麦子。老伯歉然地说,我不会抽烟,也没有带烟来。对于老人,我们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并不能真正为老人做点什么。只是添一点乱而已。
四周都是墙壁,卧室的墙壁,书房的墙壁,墙壁是纸黄的麦子。
我在其中,不言不语。看它们一致丰满的表情。似乎排着对,进入了我的故乡。或者它就是故乡本身的又一次再现。也许是我离开的太久,才忘记了它的始终存在。不管如何,它是我的故乡,是我的家园,我重新找到了它。
只要它随时伸展一个面,就能把我整个装下去。我在中间,被它们围观并施加拥抱的力度。因此我的心敞得很远。它们欣然接受我孩子般的调弄,将饱满的肉身贴在我的手心。揉搓的快感同时溢于我们目光的交错中。
这是一大片的布。被平铺开的布。染着旧日迹痕的布。泛着纸黄的布。到处都有。只要你到村庄走一走,转一转。你就会发现布的霸道。它占据了很多的土地,占据了很多的人,镰刀和收割机也被调用其中。
这纸黄的布。它的行为,总让人想起孤注一掷。是的,孤注一掷。这一举动,让我想起,洒向棺木的黄土。它是垂直而落的覆盖。带着亲人泪水的送行,悲壮而温暖。它就这么令人揪心地悸动。
它的浩浩荡荡,是最后庄严的阅兵。谁都不忍联想它们不几日后的全军覆没。但那杆获胜的旗帜已是擎在手中的,开镰前的喜悦足以战胜开镰后的满目荒凉。
捆绑后的麦子,一捆一捆地站立着,像个乖巧的孩子,又像守夜人。夜晚逗留麦地,远处总像有一对对的恋人,在耳鬓厮磨,使人不忍惊扰。
静。想象不出的静。守夜人总是不说话。它想的很多,正因为它总是不停地想,才忘记了说话。它把这儿当作了家。能让它思想的地方就是它的家。它在家里能看到天上的星星,还有星星中间的大月亮。
挥镰的老伯,在匐倒的麦子地里来回走动。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让他不安。
他拣拾丢失的麦穗。麦穗拣干净了,他依然来回走动。他的面部平和,似乎完全没有能力支配他的局促不安。他长时间地走个不停……!
我想,他也许是有点失落。渴望丰收,但又不忍收割后大地的落寞。那些金黄的,不,纸黄的麦子都从地上消失了。大地一下子空荡荡了。老伯的心里难免也有点空荡荡。但是,不一会儿,他又默默地笑了,麦子嘛,当然会一茬一茬的。人和麦子一样,也是一茬一茬的。
是的,金黄这个词远没有纸黄这个词更适合熟透的麦子。麦浪这个词,一般也只适宜用在麦绿时。真若泛出纸黄了,就轻易滚不出波浪了。麦芒往往在竖直的锋利中相互沉稳地支撑。即便有风驶过,也很少听到金属般的声音。如果我们愿意赋予它们这样的响动,那就干脆坐下来侧耳倾听吧!
 
 
 
夜子,女,中国作协会员,河北作协会员,第八届至第十二届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有诗歌和小说发表于《十月》、《青年文学》、《北京文学》、《长城》、《诗刊》、《诗选刊》等。部分作品入选2010年度和2008年度《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中国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中篇小说《田园将芜》、《化妆师》分别荣登“2010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和“2015年度河北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味道》获“2012年中国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夜子组诗(十二日)》获2015年河北省首届优秀网络文化作品“五个一”奖。出版诗集《我消失。或者还有你》、《弧线》、小说集《白色深浅》等。2017年散文《我的读书记》荣获“我的读书故事”三等奖。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