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创作 >> 学习十九大专题 >> 青年作家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座谈会发言选登
金赫楠:文学写作与深入生活
发布时间:2017-11-10作者: 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10月18日,省作协组织全体干部职工一起收看了党的十九大开幕式,听了总书记的大会报告。会后,我认真学习了总书记的十九大报告,特别是其中与自己的文学工作和写作密切相关的部分,十九大报告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相关论述,关于青年的相关论述,振奋之余,令我感触很深。我今天主要汇报一下自己深入生活的一些经历和经验,结合这方面谈谈自己学习总书记十九大报告的体会和感悟。

  2016年下半年,我入选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到辛集市旧城村去“深入生活”。我的选题是关于当下乡村80、90后青年女性的现实和精神处境的非虚构写作。当我拎着行李来到那个村子的时候,信心满满,之前做了自认为很充分的案头功课,读了很多女性文学、女性问题以及乡土研究的书籍和文章,列了采访进度和写作计划。很快就发现,事情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和顺利。获得故事倒是容易的,无论是当地妇联提供的大量案例,还是徘徊在村里听人们茶余饭后家长里短中的种种闲聊和议论,我确实收集到很多故事,那些不同于当下城市的当地婚恋观念和风俗,听来的各种极具戏剧张力的个体命运人生,很多都是在我的认知和生活图景中并未经历的。面对这些,我总忍不住发出“无法理解”“无法相信”的感慨与喟叹。而当我想要这些足够离奇、典型的故事变成非虚构写作的一部分,我发现困难来了,故事变文学情节,故事中的人们变成文学人物,我缺少一个灵魂性的东西--我自己对人物的理解,我不知道怎样和人物相互代入彼此的经验和精神,怎样把那些远在自己人生图景之外的经验和命运变成自己内在的一部分。我似乎很难进入事件的内部肌理和人物的精神深处。我在城市出生和长大,家里也没什么农村亲戚,我对中国乡土的认知和熟悉几乎都来自间接经验,来自书本和传媒--尽管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乡土文学的专题研究,但对乡村却始终是熟悉却又隔膜。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书房里准备的女权主义、女性文学的套路,自以为自洽的理论,在乡村女性实际的生存、生活现状面前,不怎么派得上用场,甚至很有点失效和失语。
  至此,我开始意识到深入生活的难度,意识到自己“深入”的方式和路径是有问题的。对于那个村庄和村庄里女性们的生活,我是一个外来者,是一个始终身处外部的观众,无关痛痒,遥远又陌生,她们的哀怨和苦痛撕裂不到我,她们的喜乐与欢愉也很难真正感染我。我不是她们,我的人生与生活包括个人婚恋,不被当时当地的小环境所影响和决定。我对自己采访观察的对象,难以贴身切骨的感受,更难以成为她们信任的倾诉对象。即便我和这村里的人同吃同住,但我并没有真正沉潜进这里的生活本身。
  然后,我试着改变自己“深入生活”的方式,我暂时放下了对这个题目的采访和写作进度,更是从心里放下了一个外来的采访者的内里的姿态和架势,试着让自己变成真实生活在这个村里的一员,在这里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进村后,我借宿在村里的一个姻亲家里,一直被当做城里来的“且”,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客客气气地相处与交流,但却没有真正融入。我开始陪女主人一起赶集,一起搭长途汽车到石家庄的批发市场进货,回到村镇集市上搭建摊位、铺货,开始一天的售卖。帮她一起操持家务,跟着她去参加村里的红白喜事……当我忘记了我是来采访的,当我实实在在过上了村里的日子,在这个过程里,我竟然慢慢找到了一些感觉,我渐渐能够从这里的人们的角度去思虑一些问题。这个时候,我对之前那些“无法相信”、“无法理解”才有了真正的体恤和理解。在这个过程里,我真正地在学习如何理解他人的真理,如何为他人和别处的生活寻找基于自身立场的合法性合理性--你真正参与了一种生活,才能切实体会到这种生活中浸润出来的情感方式、行为方式以及相应的风俗、观念、人格与人生。
  这段经历让我收获巨大。我对文学的认识和理解有了颠覆性的变化,对自己之前一直关注的乡土文学、女性写作、现代化等一系列问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刷新。最重要的是,它开拓了我自己文学生活的一个方法或说路径,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对文学与生活的关系有了切身的感性的认知,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理性表述和宣言上。
  我们通常更强调作家要去深入生活,要下到基层和一线去开阔视野、更新思维和获取素材。其实,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写作同样需要深入生活,阶段性地进入和沉潜在别人、别处的生活里,在异己的、陌生的经历和经验中,让自己原有的知识结构、认知体系、审美惯性去遭遇冲撞和摇晃,甚至是粉碎性的,然后再次整合与重建,获得对生活、对人、对文学更深刻与广阔的理解和认识,获得对作品、人物更深入肌理、更具代入感的赏鉴与评析。从书房里走向旷野,从电脑前走进丰富复杂的生活里,一个写作者最终收获的绝不仅仅是人物原型和故事素材,不仅仅是经验,更包括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与方法论。写作(包括文学批评)具有自我性,它提供的是极具个体性的关于世界的打量和表达。但这个“自我”和“个体”,绝不是独自在密室里闭门修炼出来的,恰是在毛绒混沌的生活中锤炼打磨出来的,是把自己的写作根系真正扎在人民之中,真正深入到中国当下广阔的时代生活中去。
  无论文学写作或研究,都应该具备一个能力:理解他人的真理,对那些远在自己人生图景之外的人和事,找到走近和走进他们的有效路径,理解体恤人物,先于对他们的评判;同时又能够疏离和冷峻审视。而深入生活,恰好锤炼了这样的能力和心。阶段性地深入到某种生活中去,别处、他者的生活,真正用心体会和感受和思考,这并不意味着马上要写作关于他们的作品。一个作家深入生活回来,回到书桌前,那个写作主体,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你。在一线,在基层,在最火热毛绒的生活里,一个写作者的文学惯性、思虑视角会被刷新,他对世界与自我的观察、理解、表达会被刷新。说到底,我们去深入和体验异己陌生的生活,从书房里走到工厂、农村,在别人的故事里徜徉,远兜近转,最终获得的还是自己,是一个被刷新的自己,更加广阔和深刻的文学审美和表达能力,对中国时代图景更加深厚、辽远的思想情感和思考认知。而当我明确意识到了“深入生活”的难度,其实也就真正领悟到了“深入生活”对于文学写作的意义和必要性。
  2017年初,省作协开展了学大山、写人民、出精品的主题活动。我也参加了其中的一些活动,并再次温习了总书记关于贾大山的回忆文章。文章中总书记饱含深情地写道:“(贾大山)那忧国忧民的情愫,清正廉洁、勤政敬业的作风,襟怀坦荡、真挚善良的品格,刚正不阿、疾恶如仇的精神,都将与他不朽的作品一样,长留人间。”总书记在全国九次文代会上的讲话中就曾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的方法是扎根人民”。而作为一名青年写作者,我理解,学习贾大山精神,就是要学习他始终扎根在自己的“文学根据地”,走出象牙塔,在火热的时代生活里去寻找和安放自己的文艺灵感和写作热情,真正做到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指出的“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进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作。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您还没有登陆,请登陆后再发布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